设置

关灯

第995章 鸣响

    一想到米格贝利斯曾经被那些浮空灯笼连接过,江禅机的脑海里涌过很多奇奇怪怪的画面,不过他天马行空的思绪被尤绮丝打断了,她可能更想提醒他专注于目前的状况,而不是想杂七杂八的事。
    “现在需要的是,它如此小心地探查她的思维和记忆,最终目的是什么?”她说道。
    “最终目的……”江禅机咀嚼着这个词汇,“类似于审问俘虏?”
    “不止于此,我认为它更像是拿她当成一个不容易获得的新鲜玩具,它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玩具,只是不确定它到底有多深入,以及当它了解之后想干什么。”
    江禅机懒得想这么多,因为很难揣摩一个与人类完全不同的意识是如何思考的,他只想尽快狠狠揍它一顿,让它释放出通过返回地球的“通道”,他在这个世界已经待得……浑身发痒,虽然利用暗河里的水冲过澡,但没有香皂肥皂洗发液,洗完之后也没有多少舒服的感觉。
    现实世界中的米格贝利斯中毒不深,甚至没有完全昏迷,戴上防毒面具并脱离瘴气沉积层之后,意识慢慢恢复了。
    “发生什么事了?”她睁开眼睛,看到昏暗的夜色,心里骤然升起恐惧,她害怕之前与学院长和江禅机度过的一天仅仅只是自己的梦境而已。
    “米格学姐,你刚才中毒了。”江禅机的脸从她视野里出现,“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还好,没什么事了,只是有些晕。”米格贝利斯把悬着的心放下,摸了摸脸上的防毒面具,看到江禅机自己没戴,心里涌过一丝暖意,便摘下防毒面具还给他。
    他把防毒面具推回去,“米格学姐,咱们现在的高度没多少瘴气,不过我倒是有个主意,想跟你商量一下。”
    他们现在紧贴断崖悬在半空,断崖虽然陡峭光滑,但千万年以来的地质活动也造成了一些缺损和断裂,此时就借助一处断裂的凹陷隐藏身形。
    “什么主意?”她问。
    江禅机指了指黑色中陨石坑中心处的高高隆起,“我想熘进去探查情况,但它……”
    他示意猿女,“它能数到99,但现在它已经数不过来有多少只浮空灯笼进进出出了,总数肯定已经远超100,所以……情况还是有些麻烦的,即使我能熘进去,恐怕也会很快被迷惑。”
    米格贝利斯点头,继续听着。
    他比划着解释道:“由于这个特殊的地形,咱们脚下有一层瘴气和沼气的沉积层,是由死于这个大坑里的诸多动物尸体腐烂形成的,我在想……米格学姐咱们可以互相配合,来个引蛇出洞,你戴着防毒面具,利用闪电在这里引爆瘴气和沼气,那些浮空灯笼肯定不能放任老巢附近出事,多半会过来,而我趁它们离开老巢就潜入进去。”
    “好主意!”米格贝利斯眼前一亮。
    “不过,这么做的话,米格学姐你就要面临很大的危险,说是九死一生都不为过,除了浮空灯笼之外,你还可能受到爆炸的波及,地面的不明动物也会对你造成威胁……”他提醒道。
    米格贝利斯冷笑道:“婵姬学妹,尽管老师对你赞赏有加,但可不要小看你的学姐啊!我不敢说我一定能活下来,但我从来不会在危险面前退缩!”
    江禅机情知自己失言,虽然并非他的本意,只能尴尬地笑了笑以示歉意,站在他面前的并非他的朋友,而是光靠绰号就能令人不寒而栗的闪电魔女。
    “那……现在就行动么?”他问道。
    “你确定你不需要戴着防毒面具?”她反问。
    “我不太确定,但那里地势较高,既然你们能在那个里面活着,多半里面是可以呼吸的,值得一赌。”他答道。
    听到“赌”这个字,米格贝利斯非但没有不安与质疑,反而流露出“太好了,正合我意”的表情,而这种表情也令江禅机明白了,为何她以及其他很多学姐们,会愿意以先驱者的身份穿越“通道”,那是包含着极度自信且渴望冒险的姿态。
    “等我到位,会给你发来信号,到时候你就放手施为,能折腾多厉害就折腾得多厉害。”他说道,见她没有更多问题,甚至没有询问他的信号是什么、没有询问在完事后要如何逃离,便打手势招呼猿女一起出发。
    下书吧
    他憋住一口气,以荒草与灌木为掩护,垂目注视着斜下方前进,猿女作为他双眼的替代,替他看着上方,一旦有浮空灯笼出现,就会打手势警告他,让他暂时停下躲避。
    在没有浮空灯笼进出的短暂真空期,他会抬眼观察黑暗中的那块庞然大物,它多半是不知多少年前砸落的陨石残骸,即使对这个星球而言也是外星来客,但他能看到的部分,大概全都是那场惊天冲撞尘埃落定之后堆积的厚厚浮土,并非陨石残骸的本体,真正的陨石核心在它的最深处。
    他经历了不少次生死危机,看着黑乎乎那一大坨,他心中的凶险预感油然而生,比起恐慌,更多的是……某种无法言喻的诡异,甚至因此而稍微有些发抖。他真希望宗主、帕辛科娃将军、李慕勤老师、院牧长她们这些人此时此刻就在自己身边,能替他拿主意,让他在心理上有个依赖,但可惜只能靠他自己。
    很快,他高速冲到了那座形如蒙古包的小山底部附近,他看到这座小山上有很多裂隙和孔洞,大概就是浮空灯笼们进出的路径,另外就是……
    “这是什么声音?”他自言自语道,将耳朵贴在山体上倾听,“是风声么?”
    有些两端通风的山洞,依风力的大小不同,会在风吹过时产生呜呜咽咽的古怪声响,他此时就听到了某种声音从山体内部传来,但不确定是不是类似的风声。
    尤绮丝答道:“不太确定,有可能是某种生物的合唱或者奏鸣,也可能是某种晶体的振动或者共鸣,但肯定不是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