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孤注一掷

    对江禅机来说,父母的信誉度已经降低到了冰点,若不是这个瓶子确有几分可疑,他恐怕连信里内容的1%都不会相信。

    就算瓶子内侧的字迹启人疑窦,并不代表他就相信父母的鬼话,因为他还是个半大孩子,谈不上见多识广,也许大千世界里真的有在瓶子内侧刻字的技术,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然而,他那两个烂赌鬼父母似乎没有被人大费周章整蛊的价值,而且以他对父母的了解,他们虽然嗜赌成性,却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谎,当然日常生活中的小玩笑不算在内,这可能也是他们屡赌屡败的原因之一,毕竟在赌场上尔虞我诈才能赢钱。

    如果父母对石头、翡翠和瓶子的描述是他们亲眼所见,没有掺杂水分……

    江禅机凝视着瓶子里的不明液体。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他失去了同学,失去了朋友,失去了身份,失去了希望,失去了正常生活,连父母都基本相当于不存在了……

    刚才,他都已经做好坦然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了,如果这液体是毒药,他希望是最猛烈的毒药,可以令他瞬间死亡的那种,至少比活活饿死要强得多。

    整天像老鼠一样藏在阴沟里躲避债主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即使这液体有1%的希望能令他隐身,他也愿意赌一把,从此可以昂首挺胸地走在大街上,踏上寻找父母的旅程。

    想到“赌”字,他不禁自嘲地笑了,把一切押在渺茫的机率上,这可能是遗传吧。

    瓶塞是与瓶身是同样的透明材质,他认为是玻璃,但如果父母说的是真的,这里面的液体是某种不稳定的化学试剂,那可能并非普通的玻璃那么简单,不过无所谓了。

    瓶塞的开启方式很复杂,他研究了好半天,先拧再拔再拧,终于取出来了,三段式的结构似乎是为了确保密封性。

    他凑近瓶口闻了闻,没有任何异味,也可能是他的嗅觉不够灵敏。

    正好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他有些渴了,于是没有进一步观察,也可能是怕犹豫之后反而失去了勇气,他很干脆地一仰脖,咕嘟咕嘟将瓶内的液体一饮而尽。

    他咂了咂嘴,液体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不过液体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类似珍珠奶茶里的粉圆,可能是液体凝结成的固形物,也可能是杂质或者别的东西,但他喝得太快了,等察觉到时已经咽进去了。

    算了,反正无所谓了。

    他把瓶子放回桌子上,静静地躺到了床上,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砰砰砰。

    他紧紧闭着眼睛,攥紧了拳头,心跳得很快,在寂静的出租屋里格外响亮。

    尽管他认为自己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但他毕竟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要说完全不害怕死亡,那是自欺欺人。

    他脑子里充满了胡思乱想的念头,一会儿想起过去的普通人生,一会儿浮现出父母的脸,一会儿又想到房东大婶发现自己凉透甚至腐烂的尸体会是什么表情……总之各种思绪纷至沓来,再加上一整天没吃过东西所造成的低血糖,令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思维变得格外迟钝,倒是胃里似乎隐约涌起某种热流。

    毒药发作了吗?

    也许应该死在外面,至少不要给房东大婶找麻烦……

    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但眼皮变得格外沉重,无法阻挡的困意像山一样压住了他的身体,黑暗瞬间涌进了他的视野。

    江禅机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

    这是……哪里?

    梦里的江禅机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他像是某种超然的视角漂浮在一片荒芜的山谷上空,身体固定不能移动,如同安置在天空的一台摄像机。

    几座荒山包夹着一块盆地,无论荒山还是盆地都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机,连一棵草都没有,更没有动物,一切都像是静止了。

    万籁俱寂。

    他在梦中没有时间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盆地之中隐隐传来低沉的轰鸣,打破了绝对的宁静。

    咚!

    盆地最低洼之处突然鼓起一个土包,紧接着一股强劲的水柱破土而出,裹挟着泥沙与碎石喷起几十米高,形成一道巨型喷泉。

    随着水力的冲蚀,泉眼越来越大,更多的水涌进盆地,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个小湖,湖中央水势剧烈翻腾,大量泥沙漂浮在水中,非常混浊,看不清湖底。

    水位高度逐渐上升,湖的面积也越来越大。

    盆地不复存在,小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个可观的大湖。

    又不知过了多久,湖底的泉眼中似乎没有更多水涌进来了,湖面渐渐趋于平静。

    江禅机以这种超然的视角继续旁观,他什么也没想,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跟他无关,只是一场无聊的电影。

    没有风。

    绝大部分的湖面波平如镜,倒映着周围的秃山。

    唯独湖中央的一小块湖面,不时有汩汩的气泡冒出来然后迸裂,像是湖水之下藏着什么活物在呼吸,当然也可能只不过是泉眼里混进的气体而已。

    按照正常逻辑来说,泉眼应该连通着某个地下湖,在压力的作用下冲破地层最薄弱的部分涌出地面——江禅机的高中地理课本里是这什么讲的。

    就算确实有大鱼之类的东西被水冲进了湖里,那估计也是死路一条,因为这样的穷山恶水,显然是养不活什么大鱼的。

    没有外力扰动,湖水里的泥沙慢慢沉淀,湖水变得相当清澈,但是因为湖水很深,湖面之下十来米就已经是一片昏暗了。

    起码湖面附近没有鱼虾活动的迹象。

    死山,死谷,死湖。

    唯一会动的东西,只有湖中央偶尔冒出的气泡。

    一个,两个,三个……

    江禅机的意识很淡薄,呆呆地盯着气泡,以及涌出气泡的那一小块湖面,若非如此,他甚至无法确定时间是否在流逝。

    好香!

    他突然闻到一股香味,是食物的味道,然后在腹中馋虫的勾引下惊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