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鬼怪

    鬼这东西,其实并不可怕,他们大多数生前是普通人。

    因为郁结着一股怨气,亦或是被人施法,导致阴魂不散,死而不灭。

    这样的阴灵,没有法力,也不会道术,能利用的就是人的恐惧,以及隐匿能力而已。

    李渔的方术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超度,所以他信心十足。

    吃饱了以后,掌柜的果然开了一间最好的房间,李渔招手带着小金莲上来。

    进屋之后,小金莲好奇地张望起来,从张大户家逃走之后,她还是第一次住进房子里。

    她把行囊放下之后,乖巧地站在一旁,“要喝茶么?”

    李渔摇了摇头,走到窗前,顺着窗子望去,幽静的小院尽收眼底。

    如今正值盛夏,能够这么凉快,甚至有些阴冷,摆明了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小院子里,种的都是凌霄花,这种花最是喜热,按说在炎炎夏日应该是花朵漏斗形,大红或金黄,色彩鲜艳。

    如今却耷拉着,就跟进入了贤者时间一样,花朵小而萎。

    小金莲歪着脑袋,也想看看,李渔一把把窗户关上,又在几个门窗处各贴了三张符纸。

    “你早点睡觉,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哦。”小丫头两个手垂在腹前捏着,小声回了一句。

    李渔又回想了一下客栈的布局,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他一回头,发现小金莲还站在那儿,不禁皱眉道:“傻站着干什么,睡吧。”

    小金莲脸刷的一下红了,这种妖精一娇羞,天然透着一股媚意无法掩盖。

    “这...这么早...天,天还没黑。”

    看着百媚横生的小妮子,李渔眼神有些古怪,朝着她走了过去。

    小金莲本能要退后,身后就是床榻,一屁股坐在了床边,面如红霞,心如擂鼓。两只手不知道要向前伸象征性拒绝一下,还是该伸向衣带。

    啪的一下,李渔在她双丫髻上敲了一下,好笑道:“想什么呢,这院子里有鬼,咱们吃了人家的,总要帮一把才是。”

    “啊!鬼?”

    看着她没出息的样子,李渔撇着嘴说道:“算了,你怎么也是入门了,胆子这么小哪能行?一会你跟在我身后,不许大惊小怪,不要大呼小叫,懂了么?”

    小金莲点了点头,又羞又怯,暗恨自己刚才胡思乱想,李渔哥哥该不会看不起自己吧?

    李渔经过姜维的讲解,也知道了这小妮子叫媚骨天生,并不是她自己愿意的。

    改天买本女德给她...

    李渔笑了笑,带着她来到院子,搬了两张小板凳,带着代人授艺的小徒弟,静静等待天黑。

    掌柜的带着活计还有厨子,来到院子里,看着李渔淡定的样子,心里多了些底气,“小道长,还需要我们准备什么?”

    李渔从袖子里拿出三个黄纸来,说道:“马上去房里,把门窗上各贴上一个,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开门开窗。”

    掌柜的赶紧接过黄纸,捧在手里,哆哆嗦嗦地后退。

    趁着这个时间,李渔跟吓得小脸煞白的金莲讲解起来,“所谓的鬼,就是人的魂魄,普通人怕鬼,是因为他们看不到摸不着,你既然学了方术,就不该害怕。我们要做的,就是超度亡魂,灭杀怨鬼厉鬼。”

    小金莲突然记起那天,花蕊中的小小身影来,她壮着胆子问道:“李渔哥哥,那天花蕊里的小女孩,也是一个鬼么?”

    这就触及到了李渔的知识盲区,但是在小金莲面前,必须保持自己的威严,他轻咳一声点了点头,“没错,被我超度了,如今应该已经投胎了。”

    “那我们还会再见到她么?”

    那个小女孩太特别了,小金莲几乎每晚都会梦到那天的场景,在李渔催动整个山林的水灵的时候,小金莲可是在一旁,也施法助力的。

    虽然微乎其微,但是两个人就此有了一层的因果,绛珠仙草本身就是灵河畔的仙草,是世上染因果最深最浓的存在。

    她还不知道,因为那小小的一捧水灵,她们也已经有了一层缘分在。

    李渔哈哈笑道:“我手下超度的亡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哪会是每一个都能再见到,这都是要看缘分的。你像我们相遇就是缘分,我们和姜维、短背他们相遇,也是一场缘分。”

    小金莲嘴唇一抿,叹气道:“不知道短背他们怎么样了。”

    两个人闲聊的时候,天慢慢黑了下来,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蟋蟀和青蛙的叫声。

    一层黑云,将月亮笼罩,残光铺洒下来,显得有些凄冷。

    李渔回头一看,小金莲吓得紧闭双眼,在那瑟瑟发抖。

    自己口苦婆心说了一天,她还是害怕,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她在不久前,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丫鬟。

    人对鬼的畏惧,几乎是天生的,从懂事起就害怕。

    李渔伸出手来,在她小板凳上贴了一张符纸,然后站起身来。

    夜雾越来越浓,不知从哪传来淡淡的花香,从院子里的花丛中,慢慢走出一个人影来。

    她的头顶发式很稀奇,不像是大宋的风格,倒有点已经亡国的旧汉款式。

    身上的华服大而奢靡,双肩裸露着白得出奇的肌肤,在月色之下,散发着一道光晕。

    容颜竟颇妖媚,而且胸前贲起两团山丘,静时如峰峦叠嶂,动则似怒涛翻涌。

    “少年郎,你一个人在这院子里,不觉得孤单么?”

    她的声音,充满了魅惑,雪腻粉融,诱人魂魄。

    李渔冷笑一声,说道:“我倒是小看了你,还以为是孤魂野鬼,竟然是个山鬼...”

    他指尖捏了个法决,催动金灵,往眼前一抹,双眼闪过一道金光,再看向前面的时候,美丽妖娆的女鬼已经不见。

    一只四肢极长、面目狰狞的类人怪物站在原地,正在搔首弄姿,令人作呕。

    “你竟然能看破我的真身?”山鬼发出一声恼羞成怒的嘶吼。

    李渔笑道:“看来这山上,有一位大汉贵妇的陵寝,被你这厮给发现了。”

    “女鬼”嘶吼一声,朝着李渔冲了过来,血盆大口散发出一阵古怪的气味。

    PS:新书新气象,大家有票的投票,没票的书评区发发帖子,升级一下咱们有点币和粉丝称号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