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恶之花(感谢萌萌哒露露的白银盟!)

    为了在完美人生中存活下去,韩非反复研究冰箱藏尸案和人体拼图案,他试着从凶手的角度去分析,常常在深夜盯着墙壁上的照片。

    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面前消失,每想到这里,韩非都会感到一阵揪心。

    为什么有人会去做这样残忍恐怖的事情?

    沉下心去思考,韩非用一张张和案件有关的照片,在自己脑海当中拼凑出凶手的形象。

    心灵扭曲,情感畸变,在仇恨的驱使下,通过极端的行为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区别于常人眼中对罪犯歇斯底里的认知,凶手具有缜密的逻辑,每次作案都是预谋已久,而不是一时的精神错乱。

    他们的表情应该是疯狂的,他们的行为应该是理智的,他们的大脑应该缺失了很多东西,从他们的身上看不到爱和同情,那种自私冷漠和仇恨是刻印在骨子里的。

    由尸体构成的拼图逐渐变得清晰,一个模糊的人影悄然浮现。

    他内向、自私、阴冷,情感细腻但又无法和外界交流,人格聪慧却隐含着异常,他一直戴着面具生活,直到猎物走进了无人的楼道。

    那一刻他放下了所有的伪装,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微笑就仿佛开在墓园之上的玫瑰,根茎深深扎进了尸骨当中,它开的有多么绚烂美丽,内心就有多么的残忍肮脏。

    看到韩非抬头露出的笑容,詹乐乐抱着姜导的手臂,两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没有人喊停,没有人说话,当韩非向前走动时,詹乐乐和姜导再次后退,直到他们碰到了楼梯扶手。

    有些腿软的詹乐乐想要躲在姜导身后,这时候姜导才反应过来,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由衷的点了点头:“可以!可以!韩非,要不咱们这部剧你来演反派怎么样?你简直太合适了,浑然天成,从眼神到表情,明明没有一丝一毫的癫狂,但是谁看见你估计都会害怕。”

    詹乐乐脸色发白,他从姜导身后走出,单论演技,他被韩非吊着打。

    和韩非的表演比起来,詹乐乐刚才的表演就仿佛跳大神一样,想想都会尴尬到脚趾扣地。

    虽然詹乐乐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为了自己的角色,他必须要站出来,公司打点好了一切,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丢了角色,那他回去也很难交代。

    张了张嘴,能言善辩的詹乐乐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说什么,这演技完全被碾压,差距已经大到只要有眼睛就能看出来的地步了。

    “导演你说笑了,我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演反派。”反派的戏比较多,因为剧情要求还需要晚上来小区拍摄,韩非现在的重心仍旧在游戏上,保命才是第一位。

    他对导演说完后,又看向了詹乐乐,表情十分温和:“你应该是综艺做的比较好,所以那种风格一时间难以更换,我对十年前的人体拼图案比较了解,等会我可以给你说些有关的信息,应该能帮助你更好的塑造反派角色。”

    韩非这番话说的情商很高,虽然大家都看出来詹乐乐演技很渣,但韩非没有去嘲笑对方,既委婉的透露出自己没有抢夺角色的打算,也很友好的表达出自己可以帮助对方演好。

    此时詹乐乐的酒算是完全醒了,他看韩非的样子就好像自带了圣光:“我这是遇到了天使吗?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啊!”

    没有对角色的贪婪,也不以自我为中心,明明演技好的吓人,却还谦逊愿意帮助别人,这样的同事谁不喜欢。

    看到此时的韩非,现场的工作人员都非常不解,这么好的人,之前那家公司为什么会瞎了眼把他辞退?

    韩非没有耽误时间,他根据自己的经验明确说出了詹乐乐需要改动的几个地方。

    表演反派没必要那么的神经质,用力过猛很容易引起反效果,韩非说的这些话姜导也十分认同。

    几人交流了一段时间之后,詹乐乐的表现虽然还和韩非相差很远,但至少没有那么尴尬了。

    默默站在旁边,韩非现在只是个小小的配角,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去演反派效果会更好,但现在还不是迈向舞台中心的时候。

    隔着楼道里的窗户,韩非看向了老街对面,原公司的剧——都市秘恋正在拍摄当中,听场务说这部剧的男二就是之前在公司里抢夺自己角色的人。

    如果是以前的韩非,那他就算知道这些也无力去改变,现在的时代个人很难和公司对抗。

    但是获得了治愈系游戏之后,韩非改变了自己原有的看法,在生死之间徘徊,让他的内心逐渐变得强大。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扭头看向正在卖力表演的詹乐乐,韩非的表情依旧平静,他能看出对方在表演上的局限性,詹乐乐的演技和他相比实在差的太远了。

    有些人的演技是天赋,有些人的演技是通过大量练习磨炼出来的,而韩非的演技则是生与死赐予他的礼物。

    一镜到底,没有NG,演的不好,原地暴毙。

    詹乐乐的第一场戏拍到下午才通过,第二场戏是韩非用演技托底,再加上姜导有意将镜头集中在韩非的身上,詹乐乐并没有几个镜头,所以仅仅只拍了两遍就通过。

    天色渐晚,一口气拍完了魏有福所有戏份的韩非准备离开。

    这时候一辆还算不错的轿车停在了路边,筋疲力尽的詹乐乐和他的经纪人一起走了出来。

    “姜导是圈里出了名的怪脾气,今天多谢您帮乐乐圆场。”经纪人拿着一个礼盒想要递给韩非:“还不知道老师您怎么称呼?”

    “我叫韩非。”

    “韩老师,以后还希望您多多帮助乐乐,我们公司很重视乐乐,他今天经过您指导之后,进步飞速啊。”经纪人是真的看到了詹乐乐演技的提升,所以才跑过来。

    “我可没有指导,互相帮助而已。”韩非没收礼盒,他只是摆了摆手,此时他心里还在推理谁是冰箱藏尸案的凶手。

    “韩老师,今天确实要谢谢你,我昨晚喝大了,以后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詹乐乐年纪比韩非还小一点,他性格跳脱,比起演戏确实更适合综艺,或许当个搞笑艺人也不错,当然这话韩非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