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系统判定的好人

    韩非本着大家都是“嫌疑人”的想法跟厉雪聊了半天,最后才发现人家原来是警察。

    他站在传唤室门口,看着厉雪远去的背影,心里倒没有那么绝望了,至少现在有一个前刑警愿意听自己说话。

    “喂!你可别被她的外貌迷惑了,你在我们这里最多只是被关一段时间,但你要落到她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张小天示意韩非跟自己去另外一个房间。

    不大的屋子里一个中年警察正怒气冲冲的拿着电话,这人就是刚才训斥厉雪的民警。

    他长相威严,声音雄厚,但奈何厉雪根本不听他的话。

    “王队,消消气,人家是获得过两次一等功的刑警,她就是来咱们这里体验生活的,你犯不着非要跟她计较。”赵明赶紧倒了杯水,放在中年警察旁边。

    “两次一等功怎么了?你看她有点警察的样子吗!不想干明天就不要跑我这混日子!”中年警察气还没有消。

    “你要真把她辞了,她爸妈肯定敲锣打鼓给你送锦旗,我听说她家庭环境挺好的,她爸妈一直反对她当警察。”赵明说完才意识到中年警察好像更生气了,他赶紧岔开话题:“王队,这个就是韩非,我把人带来了。”

    听见韩非的名字,被叫做王队的中年警察终于停止发火,进入了工作状态:“小伙子,不好意思让你等了很久,我们有些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不要有任何隐瞒。”

    韩非老实本分的生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进派出所,难免有些紧张:“你放心,我肯定配合你们工作。”

    随着科技飞速发展,警方办案也比以前容易很多,所有公民都有自己的信息人格模型,计算机甚至可以预测出一个人潜在犯罪倾向有多大。

    除此之外,很多警察手机里还会配备专门的测谎小程序和案件梳理分析器,在计算机的辅助下,冤假错案的概率被降到了最低。

    整整聊了一个小时,他们才让韩非离开。

    无论是计算机分析,还是大数据人格建模,韩非都没有作案嫌疑,系统对他的危险评分是极为少见的零。

    换句话说,韩非不仅不可能去犯罪,他还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至少,公民信息系统是这么认为的。

    “王队,我们就这么放他走了?”

    “不放走也没办法,派出所没有拘留嫌疑人的权利。”王队看着桌上韩非的公民信息,双眉拧在了一起:“我们辖区连续五年被评为新沪老城最安全辖区,结果这个月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证物科到现在都没查明起火原因,这事情肯定不简单。”

    “要不我和张小天去盯着他?”

    “注意安全,千万别被他发现。”王队将所有和韩非有关的信息全部收起:“我从警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危险评分为零的成年人,我听以前的老师说过,危险评分为零的成年人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心思单纯、天性良善的人,而就算是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危险评分一直维持为零。”

    “那另外一种人是什么?”张小天和赵明都围了过来。

    “另外一种就是最危险、最狡诈,智商极高,擅长黑客技术、懂得自我催眠的超级罪犯。”王队深吸了一口气:“他们都是玩弄人性的高手,为了压制自己的犯罪人格无所不用其极。这些人表面看着无害单纯,实际上他们的内心已经扭曲变态到了极点。”

    “你觉得韩非就是这样的人?”

    “我不确定,但还是小心为妙吧。”

    ……

    站在派出所门口,“超级罪犯”韩非拿着刚从自助贩卖机里买到的面包,嘴里小声嘀咕着:“派出所扣人以后是不是都不管饭?”

    现在已经快中午十一点,厉雪仍旧没有回信息,韩非吃完面包后便决定先回家。

    可没等他走出几步,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韩非觉得挺意外的。

    “姜导,你找我有事?”

    “今天下午一点,你来老城区北街这边,我准备拍一部新剧,你可以来试试。”

    韩非正想要说自己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情,不准备去试镜,可惜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姜导?”韩非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忙音,抿了下干涩的嘴唇。

    “我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笑出来,我的状态已经不适合当一名演员了。”

    嘴上这么说,但韩非还是决定下午过去一趟,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对方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如果不去的话,感觉有些不尊重人家。

    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韩非急匆匆赶往老城区北街。

    新沪是国际大都市,占地面积非常大,核心区域被打造成了智慧科技城市,高楼耸立,众多公司云集,居住着来自全国的顶尖人才。

    与核心区域相比,老城区就显得有些破旧,这里还保持着多年前的样子。

    “请问姜义导演在吗?”韩非来到老城北街,很意外的发现这里竟然有两个剧组在拍摄,其中一个是现代都市爱情喜剧,另外一个好像是惊悚犯罪题材的。

    他之前的作品都和喜剧有关,所以他首先跑到了那个都市爱情剧组询问。

    “韩非?”正在检查演员签到表的工作人员直接认出了韩非:“你不是被公司辞退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

    “这是公司的剧?”韩非也有些疑惑:“姜义导演让我过来试镜的。”

    “我们《都市秘恋》剧组的导演不是姜义啊?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那个工作人员只是公司底层跑腿的,他对韩非的遭遇非常同情,所以也不会去故意刁难韩非。

    “不是姜义?”韩非知道地址没有错,既然这个都市爱情喜剧的导演不是姜义,那姜义应该负责的就是另外一部剧。

    缓缓转身,韩非看着街道另一边的阴森住宅楼,紧闭的公寓大门上张贴着一张海报,上面写着三个血红色大字——恶之花。

    “这是让我去演鬼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