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信任不是错

    枫林城位属清河郡,以规模论在本郡十三城里居于尾列,仅在茂城之前。

    这样一座城池的道院院长,一般匹配中阶的六品道人。董阿以五品修为坐镇枫林道院,也难免传言说他在庄都得罪了人。

    但对于枫林道院的弟子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说,除了方得财的证言外,在这次决斗之前,方鹏举亲手安排袭击,意图杀你夺丹之事,你并不能拿出足以公诸于众的确凿证据?”董阿一袭黑色道袍,端坐静室蒲团。

    他身后墙壁上挂着一卷人像,绘着一个身穿尊贵紫色道袍的道者,笔触细腻,图像栩栩如生,道者面容却如隐云雾之中,看不真切。

    姜望垂首恭立于院长身前,听到问话,才以尽量平缓的语气陈述道:“我清楚知道是他,这便够了。至于铁证,他身死之前自然会给大家的。而他也的确没有令我失望。”

    董阿知道,他指的是方鹏举服下的那颗开脉丹。

    “是否太过急切鲁莽?”

    “本应徐徐图之,罗列证据,以待道院裁决。可两日之后便是内院选生的时间,方鹏举既已显现道脉,那便定能成为院长的弟子。时间紧促,只能行险。姜望敢杀外院弟子,但不敢杀院长的弟子。”

    外门只是预备,内院弟子,才是真正的道院弟子!

    说话的时候姜望始终垂首,表现出弟子应有的谦卑与本分。

    但此时划过脑海的,却是还真观外,那自西而来的剑啸声!

    那个名为李一的男人,一剑便将强如左光烈这等天骄枭首。哪用得着百转千回?

    相较于发生在还真观外的那场战斗,他是何等弱小!他引以为豪的剑术,又是何等孱弱!

    哪里有时间去磨磨唧唧,为求一个万全的方式,在道院与方鹏举慢慢周旋呢?

    再者说,若非今日这样单剑直入,悍然发起道证决斗,以其他方式交锋,他又哪里有背靠枫林方家的方鹏举优势大!

    “如果说方鹏举所用的开脉丹是夺自于你。那么,你的开脉丹从何而来?”

    来了。

    姜望心中稍紧,但面上不露分毫。发生在还真观外的那场战斗,即使由于当事强者的威势一时无人敢近,但事后也必然会引发查探。况且,公羊白等人设阵于庄国境内,不可能不提前与庄国强者通气。庄国再小,也有一个国家的尊严!

    作为整个枫林城明面上的最强者,董阿对于那场战斗,不可能没有了解。

    好在整件事情中姜望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他留下来的痕迹也不可能瞒得过去。

    当下,他便尽量用最客观的角度、不掺杂任何主观态度的,描述了当时所听闻的一切。包括他的身体状态,他的想法决断,以及他如何从模糊血肉中摸出开脉丹,包括最后将那些尸体掩埋。

    唯独只略过了虚钥的事情。

    在讲述的过程中,除了眸中一闪而逝、喷薄欲发的愤怒,董阿始终保持沉默。

    姜望当然知道这愤怒源自哪里。

    枫林城郊野,还真观外,这是庄国国土!而来自秦楚的强大修者,在此悍然交战,毫无顾忌。整个枫林城甚至清河郡,也没有人敢于干涉这场战斗。于庄国修者而言,这本身就是莫大的耻辱。

    董阿之所以压抑这种愤怒,无非是不想裸露庄国孱弱的事实,避免影响弟子修行的信心。

    他应该是一位好院长。

    姜望在心里默默观察着这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主导他修行之路的中阶强者——在今天之前他不曾有过这样的机会。

    一边观察总结一边叙述完了早已打好腹稿的经历。

    “你的开脉丹来历清楚,我调阅过你在外门时的历次任务履历,有分寸,也有决断,算是难得。”

    董阿淡淡地扫了姜望一眼,才道:“以后在我面前,可以自称弟子。”

    姜望心弦顿松,心知这关已经过去。并且他已经得到了枫林道院院长的承认,直接选入内院。

    他两拇指交叉,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负阴抱阳握拳举至胸前,微微颔首,礼道:“谢恩师。”

    儒门讲求天地君亲师,而对道门而言,师更在君亲之前,因为师者传道,是阐述大道之人。

    于所有的枫林道院内院弟子来说,董阿便是他们的恩师。

    董阿双眸微闭,不再多说,“去吧。”

    从院长打坐静室出来,与一直守在外面的凌河、赵汝成并肩而行。

    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气氛低沉。

    姜望归来,方鹏举却死去了,“枫林五侠”仍是名存实亡。

    杜野虎既然没有出现在这里,那就一定是躲在哪个犄角喝酒去了。这些人里,他看起来最大大咧咧,但遇到这种事情,他大概也是最无法面对。无论骂得多狠心里多恨,也无法抹去曾视方鹏举如亲兄弟的事实。

    作为老大哥,凌河最先打破沉默:“你们先回宿舍,我还得把鹏举的尸体送回方府。”

    枫林道院外门弟子是六人一舍,枫林五侠因为意气相投,索性便搬到了同一舍里。其他人也进不了这个圈子,所以他们一直是五人住一舍。

    姜望没有说话。

    凌河就是这样的性格。无论方鹏举有多少不是,他也不可能不管他的尸体。

    “还在恨老四吗?”凌河问。

    “不要再老四老四的叫了。”赵汝成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厌弃,“我耻于谈论这种谋害兄弟、卑鄙歹毒的人。”

    相较年龄,凌河的面容过于老成了些,大概这也是他更容易得到信重的原因。在五人中,他一直处于老大哥的角色,对几个弟弟多有照顾。

    也因其稳重成熟的一面,让人常常忽视了,他其实也才十九岁,只比姜望大两岁,比赵汝成大三岁罢了。

    只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看着凌河有些为难的脸色,姜望摇了摇头,出声道:“其实我不恨他。只恨我自己傻,太容易就付出信任。恨我错信罢了。”

    尽管姜望表现得如此平静,凌河还是听出了那一丝无法释怀的怨气。

    “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信任不是错,姜望。”我们的老大哥这样说道,“错的是那个辜负你信任的人。”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殷殷的眼神又这样说道:

    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也没有错,更不掺假。错的、假的,只是那个背弃这一切的人。只是方鹏举。

    所以他才要把方鹏举的尸体送回去,让他不至于死后没有着落。这并非是出于对方鹏举的认可或者同情,而仅仅是,对几人之间曾经拥有、以后也不应当改变的、兄弟之情的尊重,和维护。

    这就是老大哥,这就是凌河啊。

    不管暴躁如杜野虎,又或傲慢如方鹏举,都心甘情愿叫他老大,又岂止是因为年龄?

    “你去吧,老大。人已经死了,恩怨两消。”姜望耸了耸肩,“不过我可做不到陪你去。”

    “我更做不到。”赵汝成也冷不丁道。

    “你小子!”凌河拍了拍赵汝成的肩,又深深地看了姜望一眼,便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