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谈个恋爱吧

    “我!”云珏从拐角出走出来,平静的看着方蛰。

    呼,方蛰吐了一口浊气,重生之后的他总觉得有个系统或者神怪之类的东西跟着他,只是一直引而不发。午后楼道里阴暗的光线下,唇膏勾勒出来血红的嘴,配上一张苍白的脸,就差两个凸出的牙齿了。

    “有事?”警惕的眼神对面,云珏露出微笑:“你在害怕?”

    “孤男寡女,该害怕的是你。”方蛰开门,站在门边:“要进来么?”

    云珏犹豫了一下,方蛰看出她在害怕,嘴角下意识的挂上了轻蔑,没有继续邀请,转身进门时身子被推来,一阵香风闪进门内。

    方蛰愣在门口,看着窈窕的背影,忍不住又笑了。

    作为经管系的校花,乃至整个松江大学的校花之一,云珏的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三天两头有人送花,隔三差五有自我感觉良好的男生在楼下抱着吉他唱歌。

    这些跟方蛰一点关系都没有,方蛰的宗旨就是猥琐,龟住。

    云珏像个女王似得在屋子里巡视一圈,心里多少有点忐忑,正如方蛰所说,她应该害怕。

    如果方蛰真的扑上来,她毫无胜算,结果可能会很悲剧。

    方蛰并没有扑上来,云珏能感觉到身后非常的安静。猛回头却看不到人,脑子里闪过一些奇怪的念头,顿时惊呼:“人呢?”洗手间里探头的方蛰一脸平静:“在这呢。”

    出来时手上拿着湿拖把,云珏知道自己又被无视了。毫无疑问,方蛰没有勾搭的意思。

    “让一让!”拖把就在脚边,云珏有点懵。

    “你是单纯的讨厌我还是讨厌女人?”云珏没有动的意思,而是狐疑的看过着方蛰。

    “我讨厌不识趣的人,不分男女。”方蛰拄着拖把,一脸的无奈。这女人怎么有点狗皮膏药的意思?

    云珏这次动了,闪到方蛰身后又问:“你租这房子想干点啥?”

    方蛰没回答,继续拖地板,身后也恢复了安静,总算是全都拖一遍了,回头时看见云珏还在,叹息一声抬手扶额:“你到底想干啥?非要我做点禽兽该做的事情么?”

    云珏百媚横生的微微一笑,食指微微摇摆:“你不会,也不敢。”

    方蛰扶着拖把,挺直了身子冷笑道:“我怎么就不敢了?”

    “即便是在这个时候,你的眼神依旧非常的干净。我看的出来,你不讨厌我,你只是单纯的把我当做一个路人。我很好奇,到底经历过一些什么,才让你对我如此防备。嗯,也不是,应该是对异性防备。”

    “我防备个……,我一只手就能制服你,我防备你?”到嘴边的粗话收了回去,方蛰再次露出不屑的笑容。

    云珏又笑了,似乎得到了什么宝贝似得很开心:“要不,我们谈个恋爱吧。”

    方蛰收起笑容,视线在云珏的身上来回逡巡,最终落在她的手腕上。云珏本能的往后藏,方蛰嗤的一声:“别藏了,都看见了。浪琴春季新款女士表,什么系列不知道。还有啊,chanel五号,用的起的学生可不多。”

    1992年,把价值不菲的手表戴在手腕上的人,非富即贵。

    “请不要把爱情和物质混为一谈!”云珏心虚了,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反攻倒算。

    方蛰笑了笑,打算结束这一次尬聊,拿着拖把往洗手间去,准备继续搞卫生。谈恋爱,呵呵。看见哥在干活,手都不伸一下,你谈是哪家恋爱?上一辈子的秋月,经常来帮忙洗衣服,整个宿舍眼珠子都是红的。为此导致王斌找茬,苏健帮腔,三人干了一架。

    吭哧吭哧的洗拖把,云珏站在门口低声道:“你还说我,你不也一直在装穷么?”

    “我跟你不一样,我花的是自己挣的钱。”方蛰有点不耐烦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这样,下个学期我搬来跟你一起住,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你爱跟谁住跟谁住,别来害我。”方蛰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了,吼一嗓子。漂亮女孩子做点出格的事情,已经习惯了被人包容。但是方蛰这里不一样,漂亮女人是麻烦,尤其是眼前这个,方蛰可以肯定,两人要是真的同居了,一定会有人来打断他的腿。

    这个女人,在方蛰看来就是个叛逆期的女青年。不出意外是跟家里闹矛盾了,故意找个人谈恋爱,跟家里对抗。方蛰才不上她的当呢,越漂亮的女人,说的话越不能信。

    谈恋爱是什么鬼?两人以前根本就不熟悉,三年多同学说的话加起来不到十句。如果是一见钟情,早就有所表示了。就她的行事风格,不可能等到现在。

    云珏没想到方蛰的反应如此剧烈,呆呆的看着他,大眼睛里泪水盈盈:“你生气了?”

    “没有,你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人,我这么说你懂吧?别说你现在只是想利用我,就算你真的爱上我了,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何必要坑一个无关的人呢?”方蛰拿出最后一点耐心,如果她还是纠缠不清就把她丢出门外。

    “我懂,所以大学期间,我没有接受任何人的追求。但我就是不甘心啊,我的人生,凭什么任人摆布?”云珏说着眼泪下来了,方蛰冷笑着看着她,一点都没有同情的意思。

    “不想任人摆布?你能放弃眼下的生活么?厨房里有灶具,你去做一份蛋炒饭来,我就相信你有能力摆脱父母的摆布。”

    云珏摸出纸巾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你说的对,谢谢你的提醒。”说完后看着方蛰正色道:“现在,我正式表示,我们相处一段,看看能不能谈一场恋爱吧。”

    方蛰……。

    “在我放弃之前,你不能和其他女人谈恋爱,否则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报复你。”云珏挥舞拳头发出威胁。

    “滚!”方蛰丢出一个冰冷的答案,继续搞卫生。

    “咯咯咯!”云珏发出得意的笑声,开心的身段前后摇曳,似乎激怒方蛰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嘟嘟嘟,有人敲门,云珏笑着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