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97章 我是老实人

    海棠是什么女人,张麻子自然是心里有数,她结识自己,无非就是想要利用自己对付楼下的仇笑痴罢了。
    梁琪琪就不一样,她虽然想要傍大款,却是真的喜欢自己。
    ‘没办法,谁让我是大款呢!’张麻子很得瑟地搂着梁琪琪的腰。
    梁琪琪顿时笑靥如花,她就知道自己的位置更重要,海棠除了性感,哪里比得上自己,自己可是情人兼经纪人,任何人都无法取代。
    “海棠,我们东湖帮什么时候有了这两位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仇笑痴讥讽地看着一袭连衣裙的海棠。
    仇笑痴与海棠不对盘的事,整个台南的黑白两道都知道,即使是在海岸的面前,仇笑痴也是没有收敛的意思。
    “仇笑痴,你好像自己副帮主而已,我做事还要给你交代吗?”
    海棠说话的同时,故意抬头看了甲板上一层的张麻子一眼。
    楼下的众人顺着海棠的视线看了上来。
    “......”
    这个满脸麻子的丑男是谁,妈的,他竟然搂着一个这么漂亮的长腿美女。
    张麻子立刻就成为了男人公敌。
    梁琪琪已经跟高老解释了,张麻子就是吉村野太郎,吉村野太郎就是张麻子,所以只有高老看张麻子的眼神,像一只卖女儿的哈巴狗一样。
    吉村野太郎这个人喜怒无常,高老可不敢当他的老子。
    “我最讨厌从这个角度看人,你他妈给我滚下来。”
    仇笑痴只一眼就非常讨厌癞蛤蟆似的张麻子。
    “这么巧的吗?我偏偏就最喜欢从这个角度看人,统统原地杵着,千万不要上来打扰老子的兴致。”
    张麻子发现龙九已经往这边走来。
    龙九自然是查过了全部登上游轮的宾客资料,梁琪琪的邀请卡倒是正轨渠道弄到的,可是张麻子的身份并没有用心伪造,龙九很轻易就发现这人没有来历。
    “真是一个蠢货,给我打断他的双手双脚扔下海,女人留下。”
    仇笑痴蛮横惯了,他竟然没看出张麻子不简单,不过这家伙眼神挺好的,梁琪琪是一个极品好女人。
    海棠大喜。
    仇笑痴与张麻子起冲突,正中她的下怀,这里面甚至就是她引导的结果。
    张麻子看都不看仇笑痴冲上来的两个手下,转头斜了海棠一眼。
    海棠顿时心里一颤,这个丑八怪张麻子,真是鬼精鬼精的,这么快就发现是自己害他的。
    “许正阳,那个麻子脸很厉害吗?”童可人好奇地向许正阳问道。
    许正阳的工资都是她在发,严格说起来,童可人才是许正阳的老板。
    汤朱蒂本来在看好戏,听到童可人的话也转头也看向许正阳。
    汤朱蒂与童可人都是见过许正阳身手的,童可人的那些脓包保镖,十几个人都打不过许正阳,连李毅都说许正阳非常厉害。
    “不好说,不过我确实没把握能胜得过对方,他力气很大,如果他速度不拉垮,想要打倒他非常难。”许正阳脸色严肃地说道。
    汤朱蒂撇了撇嘴,若论力气大,谁能比得过自己的死鬼情人李二。
    汤朱蒂亲眼见过李二一拳打爆一堵墙,水泥墙。
    “停,我看我还是下去吧!打打杀杀多不礼貌。”
    仇笑痴的两个手下刚刚跑到二层,张麻子就很怂地点头笑道。
    仇笑痴的手下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仇笑痴。
    海棠也傻眼了,这眼看就要打起来了,这么就熄了呢。
    “滚蛋吧你!”
    “小心!”
    仇笑痴提醒晚了。
    他的两个手下转头的时候,卑鄙的张麻子已经抬起了脚。
    “嘣——嘣——”
    仇笑痴的两个手下全部被张麻子给踹了下去。
    “哎!我早就说了,我喜欢从这个角度看人。”张麻子认真地叹息。
    仇笑痴的脸色难看至极。
    海棠大喜,丝毫不觉地张麻子打得是他们东湖帮的脸。
    海岸的脸色却是开始难看起来,张麻子打得是仇笑痴的脸,却也是他们东湖帮的脸。
    “朱蒂,这个家伙好无耻啊!”童可人莫名地想起了李二。
    仇笑痴还要继续派人教训张麻子。
    海岸伸手拦住了仇笑痴。
    “算了,一场小误会而已,想必这位朋友也是开玩笑的。”海岸狠狠地瞪了仇笑痴与海棠一眼。
    仇笑痴与海棠的矛盾,海岸自然是心知肚明,这甚至是他故意放任的结果。
    这个家伙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他还有儿子呢,女儿太聪明可不是一件好事,海岸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交给儿子来继承。
    海棠心里一苦,她的确很有野心,却也知道自己老子想玩平衡的想法,只不过仇笑痴这个人太阴毒,海棠觉得海岸是在养虎为患。
    事实上,仇笑痴也猜到了海岸的想法,所以他才这么嚣张,大肆扩张自己的私人势力,反正海岸绝对不敢动自己。
    “诶!不是误会哦,我是真心觉得你手下的那条狗很讨人厌,当然,也包括你。”
    张麻子一句话又把众人的愤怒又挑了起来。
    海棠拼命地给张麻子打眼色,好让他知道海岸是自己老子。
    张麻子假装看不懂,谁让你想算计老子来的,我能让你好过,上了床再好好修理你。
    整艘游轮的人都不能带枪上船,张麻子却是一整个军火库随身携带着。
    他确实有资格喊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仇笑痴,不用给我面子,给我狠狠的修理他。”海岸气愤地冷哼道。
    他自己没带多少人上船,但是仇笑痴却是带了十几个打手。
    “上!”
    仇笑痴给所有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
    “你们干什么,船还没有离开港岛海域呢,把不把我们港岛警方放在眼里。”龙九面如寒霜地扬了扬手里的警官证。
    海岸赶忙让仇笑痴的人住手。
    为了让那些富豪大亨们都放心上船输钱,罗森与陈亚蟹确实是请了港岛警方做保,上船来帮忙维护治安。
    不过那些都是收了钱的退休老警官,其中并没有龙九的政治部,不过海岸与仇笑痴不知道这些细节。
    “走——!”
    仇笑痴凶狠地瞪了张麻子一眼,带着手下迅速离去。
    海岸警告地看了海棠一眼,也转身离开。
    “张麻子是吧,你的化妆术也太敷衍了吧!”龙九饶有兴趣地看着张麻子。
    张麻子手指很贱在自己的脸上抠了抠,竟然抠下了一颗麻子。
    龙九:“????”
    “没有啊,我觉得我伪装得很好啊!”张麻子一贯地死鸭子嘴硬。
    龙九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千万不要在我的眼皮底下闹事,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yesmadam,我不会的,我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张麻子很认真地回答龙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