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愤怒的裁判

    出大厅后,吴老师带着四人,向着环形走廊的西侧走去,直行后过拐角,然后来到另一面。

    这一面整整齐齐地排布着四个大办公室,依次在门口挂着高高的牌子。

    一眼望去,“项目中心”、“研发中心”、“财务中心”、“外联中心”,如果让外人看到,只会以为这是一家软件公司,而不是一个工作在神秘领域的俱乐部。

    和刚刚的教学大厅一样,这些大办公室都是由半身透明的玻璃墙间隔而成,抬眼望去,地方很大,每个大办公室区域内的工作人员却不多,一个能容纳四五十人办公的大办公室里,只有零零星星的七八个人。

    吴老师径直带人来到“项目中心”,推开玻璃门,率先走进去。

    赵涵好奇地打量着这里,这应该就是老闻的地盘,不过听叔叔说,老吴在这里更有权威,只是七八条枪,就是有天大的权威,又能给几个人看?

    这一点,真是没法和那些普通行业公司相比,在那里成百上千人也是等闲,人人都要小心伺候着老板,等级森严,能有个996,都得当成前世修来的福报。

    这里就不行了,神秘领域的相关能力,有熟练级评价就可面试入职,基础月薪三万起步,还有各种提成津贴,隐性福利,而且全部收入免税——这么好的待遇,放到外面能抢破脑袋,听说还有人敢2点下班……

    “闻人经理,吴副经理,你们来了,我这就给你们介绍这场突发事件的具体情况。”一个穿着职业女装,三十上下,化着淡妆,有六分姿色的干练女性,端着一台袖珍笔记本电脑,迎了过来。

    “好的,胡组长,去我那边谈。”吴老师点点头,然后向一间单独用玻璃墙隔开的小办公室走去。

    几人相继走进,分宾主坐下,胡组长将笔记本电脑放在一个办公桌上,屏幕上正显示着一个录像画面。

    一位漂亮的女记者,正在镜头前义愤填膺地说着:“目前发生在天桥大体育场的骚动,刚刚平息下来。在刚才这场5:3的足球比赛中,主裁判共出了5张黄牌,2张红牌,判了三个点球……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的每次判罚都没有经过现场VR验证,2张红牌都是出给败方球队的,3个点球全是给胜方球队的。”

    与此同时,一阵阵愤怒的狂啸从球场中传出来:

    “黑!黑!黑!”

    “哨去哪儿了?”

    “被裁判吃了!”

    胡组长暂停录像,开口道:“经过现场人员的紧急检查,这位裁判身上有着残留的神秘气息,这似乎能解释他为什么敢这么干。”

    闻人升听到这里,嘴角抽动,暗想,就是没有神秘力量的干预,在我的前世里,他们也敢这样干……

    “这群胆大包天的混账,竟然敢把咱们神州当成那些无法之地,”吴老师看着直播,一脸铁青地对着闻人升道,“偷偷摸摸搞事不说,现在还敢在公众场合搞风搞雨,简直不知死活!”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是真疯了。”闻人升皱起眉头。

    老吴说的没错,神州底蕴强大,绝大部分神秘事件都局限在某个小范围发生,不会暴露在普通人的公开视野之下。

    今天这种事,其实极为少见。

    “嗯,根据我们小组成员的分析,这次球场骚动的真相,更大可能是一次池鱼之殃,”胡组长立刻拿出自己的建议,“那位裁判先生,很可能与最近西区一连串发生的凶杀案件有关,只是他的职业特点,才导致了目前这种大场面。”

    说着,她调出一张表格,上面列有最近发生的一些案件,俨然就是闻人升上班时,从赵涵那里听到的那一些。

    夫妻互杀的案件就占了一多半,上面都有相关动机分析,生活和攀比的压力,网络各种不负责言论的推波助澜……

    其次是一些陌生人之间的冲突事件,大多都是看似偶然的冲突,引爆怒气,动机分析是与生活节奏过快和工作压力过大有关。

    这时,三个跟着实习的学员,赵涵,许云霜,吴杉杉,都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用笔快速记录着听到和看到的一切。

    这对她们来说,是极为宝贵的经验,以后正式入行后,就可以直接拿来使用。萌新和有工作经验的萌新,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胡组长继续说着:“那位裁判名叫何三才,已经被现场控制起来,根据他的现场供述,他刚刚与妻子刘芳芳大吵一通,原因是购房问题。他想转换行业,在本市定居,然而却拿不出购房的全款,只能付出两成半的首付,其余都要贷款,而贷款会显著降低妻子的生活质量,因此被刘芳芳经常嘲讽没本事不说,胆子还小,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

    “于是他一怒之下,就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接受了黑金?”赵涵突然插口道。

    胡组长抬头看了这个年轻女生一眼,心中莫名生出一阵厌烦,刚想讥讽两句,却见两位正副经理都没有吱声,心中一动,忍了下来。

    “并非如此,而是他老婆疯狂迷一个偶像,而这个偶像恰好又是败方球队的铁杆支持者,并且特意放弃了一次演出,就在现场加油……”她只是淡淡地继续说着。

    “这么复杂的关系么?”赵涵当下大吃一惊。

    “咳……”闻人升提醒一声,赵涵吐吐舌头,缩到另外二女的身后。

    “其人的动机分析,根据他个人供述,他只是想向妻子证明,他同样很有能力,对方所崇拜的偶像,看似高高在上,完美无缺,一样会被他几个小动作,搞得烦躁憋屈,却又无可奈何。综合以上这些信息分析,我们初步判断这次突发事件的难度,是在熟练级以上,专家级以下。”胡组长继续解释着。

    “不错,先把所有相关资料都发到我的邮箱,我们这就去现场,去实地看一下那位裁判。”闻人升果断道。

    “好,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吴老师点头应道。

    “闻人经理,那让我跟您一起去?”胡组长问道。

    闻人升没有说话,托着下巴,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几人都在注视着他,老话说的果然没错,好看的男人认真起来更好看,如果是丑男人,认真起来也没人看……

    没人知道,他脑海里正闪过一串新的信息流。

    “神秘事件:愤怒的裁判。一位深陷家庭纠纷的职业裁判,竟然放弃长年的坚持,做出了荒谬的判罚——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一切的真相,需要走进神秘之中,才能得到最终解答。”

    “神秘度:15。”

    “神秘组成:???。”

    闻人升看过之后,摇头道:“不用了,你们的初步判断应该没有问题,这样的难度,我带着她们三个学员就够了,其他人留在家,忙别的事吧,毕竟咱们人少。”

    “那好。”胡组长点点头。

    吴老师则是拍拍他的肩膀道:“看来问题真的不大,既然是你出马,那我就放心了。”

    听到这里,闻人升身后的吴杉杉,却是眼神一动,闪过两道高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