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10章 特里尔大教堂之劫

    特里尔的君士坦丁皇帝行宫与大教堂直线距离有着四百米,城市规模不算大,如此距离便显得颇为遥远了。
    行宫的背后就是海拔达到四百米的大山,山脚距离最近的城墙也仅有区区三公里。
    现在,城市所有的四个大门完全洞开,居民蜂拥外逃,而最后的守军完全陷入迷茫,就被逃亡的人群裹挟着向城外涌去。
    面相西方大门的战斗直接打崩了特里尔城的士气,罗斯军剩下的行动变得异常简单。
    普通的石木民居能找到很多财富吗?有着充分劫掠经验的军队冲向城内最大的两座建筑。
    “大牙”埃里克带着二百兄弟勐攻皇帝行宫,轻易击溃仅剩的守军并直冲其营地,接着便蜂拥冲入行宫内。
    被临时用青铜锁封闭的大门被长柄北欧森林斧干净利落地砸断,这座依旧有着罗马石柱的法兰克改造建筑、查理曼钟爱的漂亮行宫,现在涌入一种金发野人。
    人们的精神是狂喜的,两位壮汉颤抖着推开大门,后面的兄弟跃跃欲试,好似打开大门呈现在眼前的就是堆积如山的金银。
    大门缓缓打开,罗斯大军如泥石流般进入。
    “抢啊兄弟们!用你们最大的能力拿走一切值钱的!把藏起来的家伙都杀死!”高举着钢剑,大牙埃里克如野兽般嘶吼。
    对于一群善于抢劫的家伙,教育他们如何打劫实在大可不必。
    罗斯人的确有别于一般的维京海盗,他们多少是吃过见过的角色,就算是劫掠也要针对性地展开。
    毕竟它最初的君士坦丁大地的行宫,经历匈人作乱虽化作废墟,查理曼重建的行宫尽量恢复起往昔的荣耀。法兰克君主在全国有多处行宫,特里尔是颇为漂亮又重要的一座。
    它的墙壁悬挂着礼仪性的镀金战斧,高悬着极为高贵的紫色帘幕。一些房舍的墙壁悬挂起熊头标本彰显君主的武威,另有小型礼拜堂,期内尽是金银陈设。
    这些珍贵之物尽被掠走,帘幕更是以碎片的方式被争抢。他们很聪明,极为罕见的紫色(品红)非同一般,即便抢到碎片,用以作为剑柄的装饰、衣服的镶边也尽显卓尔不凡。
    他们涌入行宫的餐厅,将金银餐具拿走。涌入衣物间,“虔诚者”路易曾穿过的衣服也被抢走。
    只是他们并没有发现钱库之类的存在,虽带着斧头打砸木地板和石地板,意欲找到藏钱的密室。果然他们真的有所得,奈何砸出的空洞只是罗马时代遗留的排水沟遗迹,规模虽不大足矣引人去探索一下,奈何除了碰了一鼻子灰并没有宝贝的迹象。事实上特里尔的地下有着复杂的下水道系统,旧时罗马人建立宫殿之前已经在城内铺设了下水道沟壑,然而法兰克贵族明白有好好利用这一点,仅有城市表层的主干路面有着两侧的沟壑以供排水。
    毕竟这是一座行宫,法理上它属于洛泰尔大王的私产。没有人可以僭越住在这里,平日里有着一小批侍者负责打理行宫的卫生,更有一个旗队的士兵名义保护它。现在士兵战败并逃走,侍者早就随着逃亡的人群第一时间就跑了。
    皇帝行宫是一处建筑群,它像是一个小型堡垒与整个城市隔绝,现在罗斯人在其内自由活动。
    大量平民逃出,他们没时间带走足量细软,很多人甚至打着赤足逃离,穿着的衣服也简陋。男人没时间戴兜帽,女人没时间戴头巾,如此行为在特里尔教区被认定为不敬,危难关头教士们都自身难保,逃亡的平民哪管什么清规戒律。
    也许逃入山丘,利用森林即可庇护大家。
    城外不远的大山有着茂密森林,山区规模很大很容易藏人。
    面相东部的门是法兰克时期修建,它规模较小。相当多逃亡者从北部的罗马时代的尼古拉“大黑门”出城,接着便冲向东北方向的丘陵森林。
    特里尔城就是山峦与河流冲刷出小型河畔平原里兴起的城市,和平时期这里风景秀美,现在却在沐浴鲜血。
    “狐狸兄弟”料定教堂有着巨额金钱。
    大教堂可是货真价实的罗马时代建筑,战乱毁得它仅剩下断壁残垣,修复倒也不是麻烦事。罗马式的拱形穹顶没有完全坍塌,修复教堂遂在原建筑基础上堆砌新的木料和石料。它虽没有尖顶,上层建筑有着一连串的拱形小窗,在真正的房顶立有十字架成为显着标致。
    方寸大乱的教士不知如何是好,他们簇拥着大主教赫托,祈求这位极为高贵的修士拿出决策。
    可是,赫托能有什么决策?一个上年纪的驼背者,难不成还能靠着一张嘴说服乱杀的野蛮人?
    事实还真是如此。
    “都不要慌乱!”大主教攥紧自己的十字架式手杖,不断敲击地板,就在大厅内遏制了教士们和闯入避难平民的迷茫。
    “papa!我们怎么办?”
    “哦!主啊,请拯救您虔诚的羔羊……”
    有人询问大主教,有人不断胸口划十字祈求救赎,布道大厅里尽显人间百态。
    唯有大主教赫托一人尽量坐怀不乱,一股勇气涌上心头,赫托自己是不会逃的,如果必定死于野蛮人之手,那就以殉道者的光荣姿态赴死。
    而且,谁说奇迹不会发生?
    当年教宗利奥一世就在罗马城外亲自劝退了匈人大军,此事被认为“信仰的奇迹”,几百年来教士们不关心背后的利益博弈,只认准了“教宗以信仰的力量劝退了撒旦的使徒”的说法。
    赫托自己其实试了一下,他的祈祷并没有换来天主的惩罚之雷,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自己试着复刻奇迹。
    他以殉道者的姿态带领一批黑袍教士拉开了禁闭大门,而此刻,大教堂的正门已经聚集起大量罗斯战士。
    整个大教堂的正门侧门都被堵住,蓝狐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对修道院的一般结构布局、施展围攻很有心得。也恰是如此,若是别的罗斯将领在场,已经下令一众骁勇暴力破门,蓝狐选择了暂时澹定。
    万一这里面有埋伏呢?万一有一群无关紧要的平民耽搁兄弟们劫掠。乃至一个必须提前商量好的问题——抢到的财物怎么分。
    蓝狐不得不花点时间在教堂外告知兄弟们自己的主张,所谓按照老规矩,钱库、金银圣器要先充公,之后再做分配,除此外的财物则凭本事去抢。
    如此分配肯定不公平,仔细想也没办法。就算个别人抢到数额巨量的银币,他有本事抢有命花吗?
    蓝狐何许人也,不但是国王器重的人,现在的身份更是哥德堡伯爵。虽说日后兄弟们大多要跟着起弟弟黑狐混,但黑狐一样是留里克王指派的人物。普通战士有普通的享受,战后每个人能分到哪怕一磅银币已经是很巨大的一笔战利品。
    就在蓝狐整队之际,禁闭的大门竟自主地开了。
    异常的举措使得已经搭建好盾墙的罗斯战士提高警惕,剑与斧一致向前,蓝狐也警惕地喊了一声:“警惕伏兵。”
    并没有武装者冲出,只是一些着黑袍的教士。即便如此蓝狐仍下令戒备,谨防是法兰克士兵的乔装。
    一个驼背的老者右手持十字架木杖,左手拉开罩袍,亮出那脱发严重、靠着小毡帽呵护的头。
    此人胸口则悬挂着一副很大的带着强烈金属色泽的十字架,其着装看似朴素,蓝狐一眼认出这位教士非同小可。
    “一个高级教士?他是谁?”蓝狐急忙询问带路的弗雷德。
    “是大主教,名叫赫托。”说着,弗雷德紧急请求:“我求求你,千万不要杀死他!不要伤害这里的教士!我……不想破坏底线。”
    “你还有底线?上了我们的船还想如何?”蓝狐笑了笑,见对方面露难色,再敲打一下其胸膛:“别傻了,朋友。我的教父可是北方大主教埃斯基尔,所谓底线,我比你懂!”
    虽说路德维希王许可“以诺曼人的方式想怎样都行”,如此模湖的许诺可在真的发生一些大事件后大做文章。真的想怎样都行?比如杀死这些教士,将大主教斩首头骨做酒碗?
    蓝狐没有这种奇怪的爱好,他信仰托尔也信仰天主,多种神祇都涉猎地信一下,现在因在法兰克世界活动,也要考虑是否会因做得太过被“天主”责罚。
    现在他再一次感觉到学会拉丁语的妙处,盾墙敞开一条缝,蓝狐背上圆盾钢剑入鞘,张开双臂示意并无威胁地走出军阵。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一个脸略胖的金发男人走了出来,此人分明表现出和平的姿态。赫托见之大喜,虽不知对方身份,见其似乎想谈谈,也许灾祸的转机就在当下。
    赫托摆出沧桑又坚毅的脸,再敲打一下木杖,沙哑着声音严肃道:“你们!快快离开!不可破坏这圣域!”
    话是法兰克语说的,蓝狐对这种语言掌握得不算好,这段时间以来和投诚的弗雷德只能磕磕绊绊交流,根本不愿意与人长谈、
    蓝狐依旧微微上抬双手,张口就是拉丁语:“pada!我们只是一群迷途的羊,我们想要得到教诲。”
    拉丁语?赫托大吃一惊并确认自己并没有说错。对方话语的内容更是奇怪,弄得他不知如何接下去。
    蓝狐继续重复着话语,放下的双手还在胸口划起十字,一边缓步走一边以言语麻痹他们。
    虽说非常神奇,似乎奇迹真的降临了!或许这群野蛮人在踏入教堂外广场之际就步入圣域,他们的灵魂已经开始被感化。
    特里尔的人们最希望一场奇迹,赫托内心强化着这种想法,他的警惕荡然无存,严肃的态度有所缓和。
    “既然如此,你们就放下武器。忏悔吧!忏悔你们正在做的恶!终止一切破坏!主会宽恕你们。”
    蓝狐伪善的笑容依旧,他还在前进,继续故意道:“那么,像我们这样的人,真的可以得到救赎吗。”
    “当然!你们是被鲜血蒙蔽了双眼。不要再做匪徒行径,忏悔吧!放下武器吧。”
    蓝狐继续着虚与委蛇,一边好好好是是是一边走,直到他站在了大主教赫托面前。
    那些精神紧张的下级教士都为大主教捏一把汗,事情到了这一步,似乎奇迹正在发生。
    做戏就要做全套,蓝狐完全想不到这群迂腐的家伙真是脑子有坑,他自觉判断不错,毕竟北方大主教埃斯基尔、科隆大主教哈德博尔德都有类似的毛病,笃信真能靠着一张嘴就说服狂战士皈依。真是在修道院里待久了,不知世界的险恶。亦或者是另一种形式的傲慢。
    蓝狐先是微微躬身,接着似做下跪的动作,就在赫托完全放松警惕之际,他一个健步扑上去,以右臂干净利落地锁喉,左臂又别着赫托的胳膊。如此上年纪的老家伙被钳拿着动弹不得,那十字架手杖掉落,整个人硬生生被蓝狐拖曳着向后退。
    赫托被吓得嗷嗷大叫,其他教士、避难平民惊得哑口无言。
    归根结底蓝狐要的是发财,他不是维京世界里的战士,觉得杀戮血祭奥丁不是自己该干的,现在并未对眼前平民动杀心。他个人甚至觉得这群家伙站在这里就耽搁自己劫掠。
    他突然以法兰克语吼道:“笨蛋!我赐你们活命,现在快逃!否则就是死!”
    聪明的家伙抓紧机会撒腿就跑,自然也有吓得双腿打颤像是黏在地上的人无动于衷。有的教士逃走了,有的执意站在教堂门口。
    蓝狐摇摇头,对着被死死擒拿的赫托撕扯着嗓音道:“我给了你们机会,不跑的人必死。”
    罢了,进攻的命令下达,无论怎样原因呆若木鸡的人都被砍杀殆尽,罗斯战士蜂拥入这罗马风格的大教堂。
    抢掠立刻发生,布道大厅拜访的金银圣器还是被战士们抢夺。
    与此同时,战士们又开始翻箱倒柜到处搜查,只想找到银库所在。
    事实上银库很好找,甚至不需要蓝狐亲自逼问大主教赫托坦白。
    教堂有着较大的地窖,更有着高层建构。
    特里尔大教堂上层建筑堆放着羊皮纸的手抄本经书,以及一批日常的记录。它的地窖才是存放金银之地,一把青铜锁长期锁着。
    锁又被暴力砸开,装载银币、铜币和少量金币的蒙皮木箱被发现。箱子很有分量,随着一个箱子被砸开显现出里面的钱币,战士们遂判断其他箱子特使如此。
    蓝狐要求部下不要私自抢掠,事实也不能完全组织。聪明人在此顺手抓一把银币是个意思就行,于是唯一被砸开的木箱被在场的兄弟们分享干净,其他木箱则纹丝未动。
    箱子被陆续搬到教堂外,蓝狐就在户外带着,而遭遇灾祸的赫托已经清醒,可怜的老家伙手脚都被捆着,其掉落的十字架手杖也在乱战中被踩断。
    赫托以拉丁语诅咒野蛮人必下地狱云云,蓝狐不厌其烦,阻止弟弟黑狐试图刺杀此人的举动,吩咐部下堵住起嘴巴了事。
    随着钱箱出现,大喜过望的蓝狐很满意自己的预判,大步流星地走向前,伴随着部下的介绍,他吩咐人砸开眼前的箱子,紧接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满登登的成色不错的法兰克银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