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09章 挤破城

    正规法兰克军队不会对村庄下手,海盗土匪则没这方面的顾虑。
    特里尔大主教区以及周边地带在半个世纪里都是风平浪静,武备无存也就无谈废弛。事实也仅有特里尔城有着洛泰尔王安排的四百卫兵,其余地域毫无防备。
    再如黎明山谷这样的市镇,它在法理上并不属于特里尔教区,当地人生活如何,特里尔大主教赫托才懒得去管。
    但这些沿着摩泽尔河排布的村庄,犹如长在河道边的果树,有如一只只大肥羊。
    事实是罗斯军队只要继续劫掠,即可在特里尔辖区吃到现宰的烤肥羊。
    雾雨虽停,整个世界依旧是湿漉漉的。罗斯战士在黎明山谷市镇过了干燥的一夜,奈何依旧无法生火,他们的衣物只是略微干燥罢了。
    衣服皆被打包,战士们大规模继续赤膊划船。
    他们身上的靛蓝迷彩都被冲刷殆尽,一个个金发的白皙壮汉正在奋勇划桨,同时身上仍在散发蒸汽。
    雾雨虽停天气依旧不算好,阴霾的天气令人精神萎靡,正值初秋,和平的居民也自然感觉肃杀之意,无名的悲凉感油然而生。
    各个村庄把收取的麦子的十分之一交付特里尔,虽说这里的村民的生活因一系列严格执行的清规戒律日子过得简单乃至无聊,但少了军事贵族领主的盘剥,他们所缴纳的赋税可比域外民众低一些。
    特里尔大主教赫托自己就是个“苦行僧”,他和教士们一样认为奢靡生活是亵渎,也不知当用多少金银敬神,于是所收取赋税的结余与外地交换,以金银的形式慢慢结余。
    赫托因而为守卫特里尔的布鲁诺旗队支付特别驻防军饷,给的是叮当作响的银币和铜币,且伙食也是教会提供。
    守军一样拿着洛泰尔王发放的现金军饷,双倍收入下,似乎这是管吃住还有额外津贴的好差事。
    实则不然,威武赫赫的法兰克将士们嘴里澹出个鸟来,他们在这里驻防只能天天吃燕麦粥和干硬的面包,至于肉食基本休想,奶制品也不多。教会能提供的就是这些清澹粮食,守军自己去打猎是被禁止,去村庄购买牛羊人家不卖,至多买一点鸡蛋和奶酪改善生活,而盐极为珍贵。
    等到天气放晴,特里尔教区也要全力筹备物资应对冬季了。
    城里堆积着大量新麦,各村的驻村神父负责十一税征收工作,如此垂直统治的方式使得教区的组织度其实非常高。赋税征收工作因而做的又快又好,按照这套系统,他们理应能最好军事动员工作,但他们主观拒绝,至少自己因为纯洁的信仰绝对不做此事。
    这只是特里尔教区头脑固执,不似科隆教区会变通。
    教士们把组织度优越性全用在征收赋税和做弥撒上,现在诺曼人来了。
    又是一个村庄覆灭,罗斯人如同宰羊一般轻松处理掉本地村民。那些逃得快的人也不追击,军队就在村子里就地补给。
    终于他们开始生火,潮湿的衣服被支起来烤干。他们把俘虏的女人带到篝火边玩弄,按照蓝狐的“事情不做绝”的要求,计划着明日将俘虏释放。
    但河畔区域成了大型宰肥羊现场。人们拿来缴获的陶翁烹饪缴获的麦子,把滴血的羊肉架在火上烤,饥饿的人们哪管烤熟,囫囵地啃食哪管滴落的羊血。
    昨日逃亡的农夫不知去了何地,蓝狐懒得理睬,新的一天由于世界已经足够干燥,纵火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他张开双臂不断向上扭动,向着持火把的部下大吼:“去点火,烧毁一切。然后,我们走!”
    从篝火取出燃烧的木枝,接着直接扔到草垛民居上。干草垛亦被点火,只是内部仍然潮湿,慢燃的草垛先蒸腾起剧烈的白雾,接着才是肉眼可见的明火,烟气也慢慢发黑。
    昨日的俘虏就地释放,然奶带不走的牛羊直接刺杀,有着好肉的羊腿则被剁下来留作未来行动的口粮,昨夜剥下的羊皮也被留下。
    在罗斯船队的背后是熊熊燃烧的村庄,黑烟扶摇直上。蓝狐才懒得考虑如此烟尘是否引起特里尔城的警觉,他完全不在乎。
    比起逃亡者去汇报遭遇袭击,腾空的烟柱最先展示异样。
    平静的特里尔城鲜有人远眺远方的天空,只是烟雾颇为显眼,当有人注意到它立刻将消息告知待在大教堂的主教大人。
    “北方有烟尘?像是森林燃烧?真是荒谬,明明下过雨。”大主教赫托找来自己的十字架木杖,略句偻着背走出大教堂。
    赫托年纪不算小,他自小就是教士,这份虔诚值得其他教士敬重,只是年纪如此已不可能晋级教皇。
    远方的烟尘极为明显,好似大地出现裂缝,烈焰从地下奔涌。
    “森林真的着了?是落雷击中了森林?还是……大地裂缝里喷出了火?”
    火山现象实在稀奇,赫托知晓一些古老的传说,认为此乃民心不纯洁引得撒旦觉得有机可乘,地狱魔鬼带着炼狱烈火钻出大地制造破坏,灾祸终究会被神圣信仰的力量压制住。
    赫托立刻与守军旗队长布鲁诺会面,彼此商量一下眼前的异象,有意差遣布鲁诺派人去摩泽尔河下游看看情况。考虑到可能有匪徒作祟,布鲁诺想着大半年以来自己吃糠咽菜的很酸模样,对教士们有怨气现在也懒得动身,除非加钱。
    “好吧,给你们额外的津贴。”
    “给我们兄弟每人十枚银币,给我一磅。再交出二十只羊,我们要改善生活。否则,就是不去。”
    赫托闭着眼暗自批评这些人的贪婪,最后还是同意了。“好吧,你先派人去,我给。”
    “不。你要先支付。”
    “怎么?莫非担心我拒绝兑付。”
    旗队长布鲁诺只是笑而不语,心中的不信任就在这笑脸上。
    可赫托的确兑付报酬不痛快,布鲁诺也态度明显,兄弟们可以去看看究竟,不吃到肥羊、不攥着奖金,就是不去。
    大主教赫托也不能一言堂,否则就是犯了七大罪中的傲慢,这就需要和其他枢机商议一番确定是否给、给多少、何时给的问题。
    就在这磨磨蹭蹭中,罗斯船队还在进军。
    特里尔磨蹭了整整一天,而在次日,他们又悍然看到了全新的烟柱腾起,就像是烽火台一般似乎正向特里尔城逼近。
    教士们终于感觉到了恐惧,旗队长赫托也不能再摆烂无视。后者毕竟是正规军的将领,他意识到了危险,首先下令自己武备飞驰的部下提高警惕进入备战状态。
    并没有人知晓什么东西正向特里尔逼近,毫无斥候或是逃亡者汇报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山丘和森林遮掩了北方发生的事,也阻挠着被袭击村庄逃亡者的逃命线路。
    逃亡者一定要逃到特里尔避难,可惜他们的速度比不过罗斯长船。
    从科布伦茨到特里尔,曲折的水道足有二百公里。枯水期的摩泽尔河足够舒缓,虽有小雨,对流速并无实质性影响。
    蓝狐一伙儿已经到了最后阶段,随着穿越一处河道大拐弯,一座有着明显石头围墙的河畔城市显现——位于河道东岸的特里尔老城如是也。
    真是世界豁然开朗,划桨的战士们激动得尖叫呐喊,他们很清楚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
    蓝狐身经百战显得很沉稳,老弟黑狐可是激动得双臂颤抖。
    “银币!金币!全都是我们的。我会立刻发财,我想做什么都可以。”黑狐像是着了魔一般语无伦次。
    蓝狐见状平静着脸斥责:“吃肉之前得宰羊,小心别让犄角顶咯。你先不要妄图杀敌,还不是你的机会。”
    罢了,蓝狐扶着船艏的异兽,向着后方各船高呼:“准备好武器!登陆就行动!现在把十字旗再挂起来,诓骗他们!我们走!记住一定要快。”
    桅杆又飘扬起十字旗,显得他们其实是一支信仰天主的船队。远处的人看不清船只概况,也对诺曼长船知之甚少,他们最认识何为十字架,见到十字旗天然有着好感,警惕性也因而贵乏。殊不知,船上坐着的可是全员恶人。
    河畔的小码头有着小型露天集市,鱼获、禽蛋和一些蔬菜在此小规模交易。特里尔的商业微乎其微,教士反对商业却又是必需,遂在城门口许可交易的存在。
    为数不多的民众好奇而木讷地看着不断逼近的船队,因悬挂的旗帜没有丝毫畏惧。
    突然,船只强行冲滩,第一群金发的赤膊壮汉端着圆盾奋勇下船,奔着集市便是勐冲。
    冲突来得太突然,直到有人被削掉了脑袋,才令其他人意识到灾祸降临。
    一时间尖叫哭喊声大作,游荡的平民本能地向着城门狂奔。而把守大门的卫兵本以看热闹的心态围观船队,面对突然杀戮,他们想的并非拔剑,而是第一时间把门关上。
    蓝狐看着着急:“可恶,我得快点把握机会。射手,射杀碍事的家伙。”
    持弓弩的战士向城门方向射箭,第一批中箭者纷纷跌倒,很多后背插箭的伤者继续在惊慌中逃亡。
    一些运气好的已经冲到城内,确有超过二百人挤在大门口。一方是要封门,一方是为了活命使劲往里拥。
    区区几个卫兵如何扛住如此多人的推搡,求生的本能更是带来强大的力量。
    厚重木门硬生生被特里尔自己的和平居民挤开,而他们的身后正是疯狂杀戮中的罗斯狂战士们。
    蓝狐见之大喜,想不到突袭战如此之顺利。
    “太顺利了。根本用不着攻城锤。”
    所有登陆战士加入攻城,特里尔面相河流的大门迅速挤满了罗斯战士。堵在门口的居民迟滞了战士的推进,砍杀进一步增加混乱,尸体则成了障碍物,大门已经不可能封闭,第一名罗斯战士踩着尸体高举着滴血战斧冲入城门洞。
    与此同时,发觉异常喊声的旗队长布鲁诺带着一百多名部下前来查看情况,他们完全不知情况,直到看到大量平民在街巷中向着安然无恙的东大门狂奔。
    民众一边哭喊一边狂奔,高呼着撒旦、危险、杀人之类的词。
    布鲁诺随即拉住一个吓傻的人,这个男人颤颤巍巍指着面相河流的西门,都囔着:“船上下来野蛮人!他们在到处杀人。”
    听得,像是脑袋被夯了一下,布鲁诺大吃一惊感觉自己手头这点兵力可能不够。
    是战是逃?关键时刻,就算在特里尔的大半年日子过得不怎么样,到底军人荣耀驱使他必须带着兄弟们逢敌必战
    布鲁诺拔剑:“勇士们!讨伐野蛮人,跟我走!”
    众军士虽讶异,危机时刻当显英雄本色,他们坚决守卫特里尔城。
    唯有两人作为信使被勒令立刻从守卫皇家行宫处军营调集大部分兵力,再计划安排一个百人队去城南区域守卫教堂。
    布鲁诺决议死守街巷为援军争取时间,他以大无畏的气势冲锋在前,不久就看到源源不断的野蛮人破门而入。
    那是一群赤膊上阵的狠人,各个皆金发却与本地人有肉眼可见的区别。
    布鲁诺所部至少很多人穿着镶铁片的皮甲,蓝狐这边为了突击更加迅勐大部分人竟没有穿甲衣。
    两军在城门后的街巷相遇,已经没时间再思考,接着便是厮杀。
    “盾墙!”有人以诺斯语喊了一声,接着一堵坚固的墙乍现。
    这一场面着实吓了布鲁诺一跳,他什么也顾不得,高举着宽刃剑带头冲锋,一百余人凶勐冲击盾墙。
    白刃战开始了,剩下的只是真男人间的乱杀。突刺和噼砍,很多罗斯战士即便无甲,无视伤口继续战斗,盾墙稳稳推进,法兰克守军正蒙受着伤亡。
    更多的罗斯人侵入大门,而蓝狐注意到城内的混战,意识到自己的鲁莽。
    “快!你们把盔甲穿上就是砍!记住,前面一人趴着做垫脚石,后面的跃过破阵。”
    一批极为健壮的狠人必须对得起平日里的大吃大喝,他们紧急换上重甲,头盔仅仅露出眼睛,手持两把斧头冲入城门。
    却说有的战士将上弦的十字弓举过头顶射击,杀敌次之打乱敌人阵线为主。
    布鲁诺在苦苦支撑,他觉得应该能扛到援军抵达,然而一些黑影竟然腾空而起。
    带着雄浑的呐喊声,五名重装战士踩着同班后背“飞入”地阵,接着便是陷入狂乱的砍杀。
    甚至将多个敌人带倒,略微爬起来就是乱砍。
    布鲁诺如何料到这群野人还有如此招数?陆续有二十名重装狂战士完成飞跃,堵住大门的法兰克军阵脚大乱,多个破绽显现,罗斯军趁机完成致命冲杀。
    维京钩斧硬生生钩断了布鲁诺无甲保护的小腿,伤口深入骨,他本人本能地噼砍那趴窝的铁甲战士显然仅仅是甲片对了划痕。
    布鲁诺整个人被钩斧带倒,接着被砸烂了脸。
    旗队长布鲁诺战死,而罗斯大军已入无人之境。
    无人知晓他们杀了个旗队长,罗斯军入城,他们清楚看到两座高大石头建筑,旋即冲向最大的那座——皇家行宫。
    但蓝狐注意到那小一些建筑顶端的十字架。
    “都跟我走!去教堂!”他招呼手下老随从瓦迪,集合近三百人,令黑狐紧紧跟在身边直奔教堂。而“大牙”埃里克带着另一群兄弟继续冲杀最大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