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08章 进攻特里尔雨夺黎明山谷

    特里尔究竟意味着什么?攻击它又意味着什么?
    什么是路德维希恼羞成怒的体现?如果有,攻击特里尔便是一个。
    攻击特里尔必是性质极为严重的渎圣,但破坏当地的确是削弱洛泰尔的手段。如此“黑活儿”当然不能派遣东王国的军队去办,甚至派出去的破坏者不可以在法理上与东王国有任何的瓜葛。
    要做到在特里尔大肆破坏,东王国还能故作平静地袖手旁观,要求诺曼人去办这种事再合适不过。
    因为特里尔,它虽不是伯爵领也胜似伯爵领。
    那是一片被教士控制的区域!
    早在查理曼在世之际,特里尔大主教为东征阿瓦尔入侵者的法兰克大军提供了重要的物资补给。法兰克打赢了阿瓦尔人,战后论功行赏之际特里尔得到了表彰。
    查理曼加冕为“罗马人的皇帝”,如此盛世很多贵族都得到了封赏。
    特里尔教区不是贵族,则被升级为了主教区,在级别上已经与兰斯、科隆、沃尔姆斯(美因茨)、北方一致。
    查理曼安息,继任者“虔诚者”路易不愧于他的绰号。在其任上,特里尔主教区得到了法律豁免权,所谓这片区域不适用法兰克的通用律法,特里尔可以在此建立“人间天国”。
    教士并没建立国家,只是特里尔主教区辖区内的罗马行宫、皇家庄园都成了教士的财产,大大小小的村庄则要向教士缴纳各种赋税。
    特里尔主教区得到“虔诚者”路易许诺的绝对安全保护,于是,教区得以在长久的时间里默默敬神,默默发展农业经济。
    但是,内战还是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洛泰尔在法律上的确是“虔诚者”路易的第一继承人,他承认父亲、爷爷给予特里尔主教区的一切特权,对方也顺理成章承认洛泰尔是法兰克国王,继续持有“罗马皇帝”头衔。
    内战从838年就已经爆发,被儿子们软禁的路易虽被释放,他的王权旁落,儿子们旋即开始冲突。几年下来特里尔周遭的局势愈发紧张,妄图和平地独善其身似乎很难,大主教这才接受洛泰尔大王驻军的要求。
    如何驻军有讲究,军队不能驻扎偏远,必要之际要能保卫城市。军队也不能驻扎在神圣之地,要距离城内教堂远一些。他们更不能僭越,毕竟身份只是士兵。
    这座始建于屋大维时代的罗马城市,几百年的时间经历了繁荣、毁坏、再修复,罗马遗迹依旧大量显现。君士坦丁大帝在此修建了恢弘的行宫,却在罗马崩溃的民族大迁移的一系列战争中毁得仅剩地基。
    查理曼再度重建了罗马宫殿作为自己的行宫,如今行宫依旧,法理上此乃继承者洛泰尔的家族私产。查理曼同样重建了大教堂,建材都是石料,本地区第一坚固的教堂成为主教坐堂。
    驻军有了非常合理的理由——保卫洛泰尔王的特里尔行宫。
    洛泰尔的常备军兵力很多,倘若多点布放,能输送到内战第一线的兵力就太少了。他在特里尔驻扎一个旗队,在科布伦茨驻扎一个旗队。
    一支满编的步兵旗队当有八百人规模,这两支驻扎旗队是严重缺编的。有四百人驻扎在特里尔,名义上是保护国王私产的宫殿,实际就是保护教士们和特里尔城的他们。
    这支驻军能做到的也仅仅是保障特里尔城本体的安全。
    摩泽尔河连接着梅茨和特里尔,水道更是直连来茵河。特里尔距离内战高峰地的萨尔-来茵兰地区,乃至斯特拉斯堡,在地理上说近不近说远也很远。
    一片未开发山区横亘着,原始森林是难以于越的屏障,它保护着特里尔的东方。而山区对面,最近才发生了可怕的劳腾战役。
    当地人依旧过着平静生活,教士们无事不会乱走动,各村农夫也只在一日旅程的区域内生活。甚至农民的生活得到了严苛的限制,他们不可以去林地打猎,因为山林与飞禽走兽是国王赐予教会的私产,他们甚至不能在摩泽尔捕鱼,因为渔获也是教会是私产。
    农民的生活被定死在自己的村庄,特里尔主教在获得授权后就按照自己的信仰治理,法兰克的世俗生活竟在慢慢消解,这里正缓慢变成“神权之国”。
    农民平日种地、饲养一些禽畜,几乎没有娱乐,而要勤于参与修道院各种活动。他们被逼着做苦行僧,而教会不断聚敛的财富正逐渐变成一个有一个精美的金银法器。说来也怪,教士们并没有吃成一个又一个的胖子,大主教名叫赫托,这位上年纪的主教依旧干瘦。
    聚敛财富而不懂享受,更是完全依靠国王的军事庇护。
    特里尔的大教堂对于洛泰尔大王,可谓一处军费之源,他可以通过许诺、给予更多的特权从此地得到关键的现金用以给军队发饷银。
    内战另一方的路德维希如何不知道?他也很需要钱。
    只是这一系列的内情,已经磨完刀斧的“狐狸兄弟”并不详实内情。
    投诚的弗雷德说了一嘴:“没人会觉得你们诺曼人会仁慈。你们此行就是要抢劫杀戮,我已经上了你们的船,等于是向魔鬼出卖灵魂。既然我已经作恶,那就见鬼去吧!你们去抢掠特里尔教堂,里面有很多金银。”
    “此言当真?当地又多少金银?”蓝狐本打算把当地粮仓搬空,遂集结了所有空置的长船,闻听有着大量真金白银实在眼馋。
    “当真。可能有一千磅银币或者更多,另有很多金银圣物。”
    似乎有着极多的宝藏,即便旅途有些遥远,为了发财,劳累过度也是必要的。
    摆在蓝狐面前的还有一个大问题,他的现金储备不多了。要么从罗斯方向运现金或物资来,要么就把邻居抢了。
    弗雷德身为法兰克人,他背叛了洛泰尔,改为效忠路德维希。他是战败投诚,帮助诺曼人攻击特里尔就是投名状。
    “我这是亵渎。不过,路德维希王和诺曼人做了约定,上帝并没有责罚他。我是他的部下,我与诺曼人一道行事,一定也不会得到神罚。对!干完这一票,他说不定直接封我做男爵。”
    弗雷德自己做了一番思想博弈,接着,一个全新的男人现身。
    这个男人,头发故意扎了很多小辫子,脸上也用靛蓝涂抹些许纹路,尤其是外身披上了罗斯人的袍子。
    做戏就要做全,弗雷德就是打算日后悔过,此次行动,他就是以诺曼人的身份参与。
    思路客
    换上罗斯军队的行头只是单纯cosy,他真正的合作举动就是向蓝狐透露了特里尔驻军的具体情报。
    城市有石砌城墙,大门是两面开的厚重木门,并没有升降铁栅栏和壕沟吊桥的防御举措。守军旗队长名叫布鲁诺,手下四百余人。特里尔城本身不设防,有了驻军就设防了。教士们并没有豢养卫队,只要击败守军旗队,特里尔城就是一只待宰的羊……
    于是,两棵大松树被砍伐,多余树枝和全部树皮被剥下,树干又被扔到水里,计划着划船时拖曳着,等到目的地将之扛上岸,立刻作为攻城锤使用。
    脸上涂抹靛蓝的诺曼大军在科布伦茨的摩泽尔河口集结,蓝狐、黑狐带着几乎全部战斗人员参与行动,更是集结了多达三十条长船,仅留两条船在拿骚村。
    每个战士都携带了充足干粮——烙大饼。
    不过,本时代西欧广泛种植的小麦品种麦麸较高,烹饪后放置会更快脱水,研磨成粉再与燕麦粉混合而成的北欧麦饼可以烤得很大,作为干粮也能硬得如木片。它的缺点是硬,优点则是能长时间贮存。
    聪明的战士就将干燥的大饼以手斧砸得稀碎,再装入麻布口袋,以硬饼干的形式可以随时享用。
    此乃主力干粮,另有一大批黑狐带来的腌制风干鲱鱼,以及拿骚村本地的奶酪制品、黄油和羊肉干。
    甚至是一些装在木桶里的初步酿造、酒精度不高的甜葡萄酒。新收获的洋葱、双孢孤也在其列,只是它成了一种调味品。
    在后勤上弄出如此多的花样弗雷德始料未及,论伙食,他之前驻守科布伦茨堡垒日常就以燕麦粥度日,盐也要省着用。
    这伙名为罗斯的诺曼人是怎么回事?他们行军的伙食也太丰盛了。
    因为是以诺曼人的身份参与“恶行”,弗雷德得到的伙食非常不错。过去他听说的诺曼人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海盗,那些说法显然是正确的,可是说法显然忽略了这群家伙的伙食很不错。
    弗雷德入了伙,也如诺曼人一道操持巨大的船桨在摩泽尔河逆行。
    他不能停歇,必须与其他人保持步调一致。一开始新奇,之后便变得难受。
    这群诺曼人的双臂像是有无穷的力量,可以永不停歇地划桨。自科布伦茨集结地大清早出发到傍晚靠岸休息,疲惫的双臂终于可以放松。军队就在岸上生火,啃食自己的干粮。黄油块蘸着盐,再陪着干硬的饼块以及嚼食,口味不错更能快速恢复体力。
    弗雷德看到,有的家伙在生啃洋葱,有的则在烤蘑孤。摩泽尔河不够宽阔河床也浅,偏有长船抛锚定在河面,点着火把居然在捞鱼。直到有人兴高采烈带着新捞的鲈鱼上岸,弗雷德才明白过来这群家伙的奇特渔火捕鱼手艺。
    罗斯人的确是诺曼人中的另类,由罗斯王留里克创造的一系列行军法则被历次战争证明有效。
    这一夜战士们的身体得到充分休息,大量高热量食物进了肚子,在这秋意愈浓的当下非常重要。
    次日,即便是费雷德也恢复了体力,他知道今天一定还是无尽的划船,自己一定能够忍受。
    但只要继续前进,终将遇到从属于特里尔的村庄。
    他不得不向蓝狐提一嘴:“如果河畔出现村子,你们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抢掠。”
    蓝狐说得轻描澹写,在弗雷德听来他们对于杀戮当做很轻松的事。
    “抢劫?意味着杀死那些无辜村民?”
    “哦。那些农夫的确无辜,又如何?我们现在都是最纯粹的诺曼人,至少我可以在最后做得仁慈一点。”
    蓝狐是纯粹的诺曼人但不是战士,弗雷德就是不明白诺曼人也分多重,譬如商人出身者更懂得变通与留一线。
    他们一连航行三天,没有人说得清自己到底航行多久。正值枯水期的摩泽尔河流速很慢,奈何偏偏天降小雨。
    淅淅沥沥的小雨不至于阻止军队继续行动,人们遂忍着浑身湿漉继续划船。
    奇景在河面乍现!那是排成长蛇阵的两头尖的长船,一群嫌穿湿衣服难受的金发壮汉打着赤膊奋力划桨,很多人身上有着光怪陆离的花纹,并佩戴着奇奇怪怪的神祇吊坠,其中就不乏十字架。奋力划桨所有人都有很强内热,他们竟集体蒸腾着热气,在雾雨中好似一群从地狱里走出的鬼魅。
    第一个无辜的村庄乍现,它存在于河道大拐弯处,拐弯一侧是平坦耕作区,村庄就在这里,另一面则是看起来就陡峭的岩石崖。
    “这地方叫什么?”蓝狐问及弗雷德。
    “特拉本,也叫黎明山谷。”
    “好吧。这地方是我们的了。”
    蓝狐想都不想下令暂停划桨。
    “哈哈!兄弟们,我们今晚有落脚点了。夺下这个村子,我们在干燥的地方过夜。”
    在法理上,特拉本村所在地区并不是特里尔大主教辖地,该地区早在十年前就被“虔诚者”路易赏赐给了亚琛大主教,成为其飞地。蓝狐下令攻击的并非特里尔,这当然没什么问题,归根结底也是攻击中王国的势力。
    雾雨中的特拉本的真容隐约可见,这真的是一个村子?待长船陆续靠岸,带着武器登陆的罗斯军队在泥泞中发动攻击,雾雨遮掩不住它的轮廓,呈现在蓝狐眼前的更像是一个不设防的市镇。
    本打算抢劫一个村子找个干燥落脚点,众人本没什么奢求,现在看到此地竟有一些二层建筑估摸也较大,想来这地方应该其实有很多宝物。
    紧接着便是攻击。
    罗斯军队不费吃灰之力就夺下了整个市镇,那些在慌乱中试图反抗者都被杀死,野蛮的战士就地与村镇女人发生关系。
    村镇里的修道院,神父是直接由亚琛大主教指派,结果依旧是干脆利落地被杀。
    毕竟这个城镇人口较多,一大批居民意识到有匪徒作恶,虽然觉得很离谱还是抓紧时间破门向西的丘陵森林逃去。而忙着劫掠的罗斯军队也懒得追击逃亡者。
    没逃走的人可就太惨了,三十多名女子被俘,而这就是全部的俘虏,之所以还活着仅仅因为他们是女人。
    村镇到处是尸体,虽然赢得非常轻松,战士们脸上也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可这并非蓝狐渴求的胜利,随行的黑狐虽想要在血流成河中证明自己是真男人,真的看到这一残酷场面不自主地捂住了脸。
    弗雷德是震惊的,他不指责也不称赞,一切都是木然,“天呐!是我带着他们来的!”终于开始自责的他直接在雾雨中跪下……
    多达二百人被杀,被俘的女子精神受到重创。修道院被洗劫,教士们皆被杀死。
    被俘的女子由蓝狐下令集结,见得她们裹着被单瞪大双眼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之前发生了什么用脚指头想想也明白。
    她们暂被安置在一个谷仓里,蓝狐不得不对虎视眈眈的部下下令:“事情别做绝,你们也发泄过了,现在到此为止。我们就在这里过一晚,带走我们需要的一些东西离开。明早,这些俘虏就地释放。”
    他的命令引起极大震动,有人建议可以按照老规矩带走,蓝狐觉得此乃浪费时间也多此一举。
    到底蓝狐的身份高贵,且黑狐很乐意听哥哥的话,两位高贵者命令如此,兄弟们只好悻悻然认了,并纷纷声称自己能在特里尔抢一个腰缠万贯。
    只是降雨又持续了一天,被关进谷仓的俘虏什么也没吃,直到罗斯人抵达的第三天,待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被封闭的谷仓才被砸开。
    被俘的人们抱在一起尖叫着,甚至有人因饥饿和惊吓昏阙,持斧的战士没有驻足,扛着斧头扬长而去。
    罗斯人来得如鬼魅,离开也匆匆,他们留下大量的尸体,带着从修道院搜刮的有限金银器,以及一些食物扬长而去。
    蓝狐并没有在此地纵火,谈不上他仁慈,仅仅因为雾雨刚停,湿漉漉的市镇不具备纵火条件而已。他也并不遗憾,反正贡献特里尔带着战利品返航还是要经过这个“黎明山谷”,届时把此次没抢的物资再带走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