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刚才说话的别走

    “那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去问问。”

    被人小小的无视了下,寇阳语气也不是太好,将书拿过后翻了翻,便发现这书明显是被人翻看过,而且还是仔细的看了,否则书页间的压痕不会这么明显,面上露出了疑惑:“好像真看过的样子?”

    “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有那时间聊聊天多好。”

    瞥了眼已经回到位置上的郑建国,赵楠回过头后想起了上次在图书室听来的:“他最近的学习劲头是猛了些,咱们放假前他还找图书室崔老师想借那个,什么数理化学习丛书?我还不知道你把这书借给他了,这书有年头了吧?”

    “我姨夫给我爸的,这不听他开了口,就想着能帮人一把是一把,毕竟大家都是同学么,有那想好好学习的——”

    将书收进书包里,寇阳探手拿起了圆珠笔在手里转过,转头看着黑板上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大字,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了迷茫之色:“学的好了又能怎么样,毕业后下乡两年什么都得忘光,到时候运气好了能回城,运气不好就只能——常住沙家浜。”

    “谁说不是——”

    赵楠和林金梅对视一眼,三人——不说在座的四人,把整个高三五班四十九口人算进去,除了以郑建国为末尾的五个家在农村的学生,全班上下四十四人都是这么个状态。

    毕业就代表着要下乡去接受再教育,不说即便是有办法的可以托关系回城,那也得在乡下过两年才行,就这期间如果表现不好,没有让公社大队满意,那招工表上的章也不是那么好盖的。

    寇阳的话引的几人顿时没了谈话的兴趣,赵楠眼瞅着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在坐下后便转过了头,瞅着隔了一排座位的郑建国,确切的是说看着他手上的东西有些失神:“你在看什么?”

    “哦,我在看书。”

    下意识的将笔记本竖起,郑建国脸上露出了个腼腆的笑:“我把寇阳的那本英语书抄了一遍——”

    “你——”

    赵楠愣住了,圆圆的小脸上不大的杏眼瞪的老大:“抄,都抄了一遍?”

    “嗯,反正以后也用得到。”

    郑建国下意识的说过,放下笔记本后开始看起,便听赵楠的声音传来:“那个,你知道这书不贵吧?好像两毛八一本?”

    “抄写也是学习的一种,还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头也不抬的说完,郑建国抬头看了眼这位学习课代表,就看到她摇了摇头转过了身,一脸仿佛被吓到的模样,便拿起书包找出作业本,没想一个光头带着全班的视线从前面走到了旁边,郝运一屁股坐下后开口道:“别说,说就和你翻脸——”

    “呐,我正想交作业呢,去帮我交了吧。”

    眼睛在那发青的脑门上扫过,冬天虽然已经过去,春天也已经到来,然而外边的天还是很冷的,再加上这年月能剃这么光,那也不可能有其他的原因:“离我远点,别把你身上的虱子传给我了。”

    全民灭虱运动始发于上一个十年的元年,其标准口号便是以卫生为光荣,以不卫生为耻辱,将个人卫生和公共卫生上升到爱国层面,持续开展爱国卫生运动,放到公社里面便是“两管、五改”,即管水、管粪,改水井、改厕所、改畜圈、改炉灶、改造环境,成为组织指导农村爱国卫生运动的具体要求和行动目标。

    当然,纯粹的消灭是没办法消灭的,特别是在环境条件恶劣的地方,人畜接触便容易造成虱子的传播,这个玩意单个的生存能力低下,然而其繁殖能力也只有发作后的原癌细胞可以媲美,普通细胞的分裂次数有次数限制的,后者发展成为癌细胞后就会突破这种限制,无限次的分裂传播,也就造成了癌细胞扩散。

    俗称虱子的跳蚤传染性极强,以这会儿的卫生条件来说,有一个上了身那就代表全家都要倒霉,郝运听到郑建国的说法也没在意,他都被剃了光头便可见一斑,坐在座位上摸出自己的作业本,瞅了眼前面的赵楠,才拿起两人的作业本交了过去。

    “你这是割资本主义尾巴被抓,才放出来吧?”

    目光扫过郝运的大脑袋,赵楠接过作业本后放在一起,他便挠了挠后脑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了眼郑建国面前笔记本,还以为他在哪里找来的:“这么认真呢?对了,你是光荣的贫下中农,不用去担心到下面插队——”

    “说错了,我是贫农,中农比我还低呢,要不你到三里堡大队来吧?”

    郑建国瞥了眼这个同桌,大队里政治地位最高的就是贫农,其次是中农和富农以及地主们,他上辈子里的朋友不少,因为赤脚大夫那也是医生,而医生走到哪里都不会招人嫌,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人家了,总不能事到临头再去抱佛脚,所以有那认识他他不认识的遇到,也都会笑脸以待叫声郑大夫。

    但是性格相近还能玩到一起的,这位郝运倒是能算的上一位,郑建国还记得他家里走了关系后分到公社里,也是两人能处的来的主要原因:“到时候你不舒服了我好给你扎针——”

    “你可别,我最怕那东西了,那么老长一根插进身体里面,想想我这头皮都炸了。”

    郝运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瞅着他那发青的脑袋,郑建国笑笑也没继续邀请,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走的还是会走,那么作为高二下学期的学习,也应该不会太紧张了。

    进入毕业倒计时,学生们的注意力却被转移到那不可触摸的未知,毕业后会去哪,自己又会分配到哪个知青点,到了后又会做些什么活,持续了十几年的下乡到了这会儿,已经没了初时的激情燃烧。

    待之而起的,则是由耳朵听到和眼睛看到的点点滴滴,运气好的能回来,运气不好的就只能待在下面,当个不是社员也不是城镇户口的知识青年,每天起早贪黑的跟着出工上地翻地抢收,据说连做梦回城的时间都不多。

    “忙起来自然是没日没夜,麦子成熟的时间大多数都夹杂着阴雨天气,如果熟了不在下雨前抢收进仓,整个社队到了冬天就得吃糠咽菜,有时打谷才把粮食从仓库里搬出来那边来了云,你就得再把粮食搬回仓库,否则被雨水一泡照样要喝西北风,如果不考回城里就得年年过这种日子,当然我说起来比较轻松,真正体会还是到时候你自己品味——”

    一早晨的课上的无精打采,到了吃饭点的郑建国对郝运说完就出了教室,这年月的大人们是或多或少都有过下地的经验,相反的是这些同学们有些是真的没下过地,有些人甚至连韭菜和麦苗都分不清楚,想必这部分人到了知青点,便会怀念现在有学可上的幸福时光。

    到了食堂买上两个包子,郑建国抬脚便到了旁边的图书室,这会儿的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再看看办公桌前老师连人影都没有,才想开口就听桌子上有人开口道:“那个,老师出去了,你要借书可以先进去找,找了等老师来了再登记就是。”

    “哦,我是想找老师问问以前的那些书,都送哪里去了?就是那些十年前的书——”

    郑建国的声音一出,桌子上的十几个人便望了过来,有人开口道:“那些都是封建糟粕和臭老九的知识,郑建国你找那些书,是想做什么?”

    “做什么?”

    郑建国被说的一愣,转眼看了看桌子上的其他人,接着包子也不吃了,往旁边的办公桌上一放,探手解开身上的褂子开口道:“我是红的不能再红的贫农,你们这几个看我不顺眼的,敢把身上褂子解开亮亮吗?还一口一个封建糟粕臭老九的知识,你们里面这穿的好穿的厚穿的暖的,都还是崭新的没个补丁呢,看看我身上的?怎么,你们怀疑我什么呢?”

    胸前的扣子一解,郑建国露出了里面打着补丁的棉背心,初春时节的倒春寒可不是搞笑的,这年月人的抵抗力又差,所以他听到外边下了一夜的小雨,便将这个棉背心给套在了身上,这时脱开后探手指着几人继续道:“来来来,你们把褂子解开,让大家看看你们里面穿的是什么,是不是走资派小布尔乔亚才会穿的毛衣线衣绒衣?还有那天,我在厕所里听见有人嘲笑别人用木棒擦屁股,我对你们说,我在家都是用土坷垃擦,你们有人看不起我吗?”

    打了三四个补丁的棉背心脏的有些看不出布的颜色,然而这会儿却没人敢嘲笑这件背心破和脏,四五张桌子上的三四个人看到这个场面,顿时端着饭盆站了起来:“那个,郑建国,我对你可没意见——”

    “没意见的就走,有意见的就留下,刚才说话的别走,我就问问你是想说我什么——”

    郑建国挪了下身子让几人过去,他现在就需要这种自乱阵脚的份子,否则真把这几张桌子的人都钉上墙,那打击面就太大了,他又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儿干,要在这情况未明之前给自己身上烙下活跃分子的印记。

    “那个,我,我们也是——”

    先前满脸不含糊的男孩蒙了,他原本想拿对方想看那些书做些文章,却忽视了两人截然不同的身份,对方是三里堡大队的贫下中农,而自己则是城里双职工家庭的高中生,还是马上就要毕业面临下乡接受再教育的人,顿时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整个人也就僵在了原地。